泼妇女总管

第第十第章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紫菱 本章:第第十第章

    天气晴朗,微风轻吹,令人觉得舒畅无比。审视完佃地之后,确定没有什么麻烦,谷洞天和于可卿便在下午时分走回曲家。

    这些日子以来,于可卿一直跟在谷洞天的身边,他虽然有时会搞不清楚状况的乱发言,但是谷洞天知道他心思单纯,欠缺的只是努力,并不是愚笨,况且他这些日子所做的努力,也让人能深刻的感觉到,所以谷洞天也未对他多加责备。

    现在,谷洞天对他惮度也比较不像以往那样冰冰冷冷,遇到他不懂的事,会一一的教明白,所以于可卿愈来愈尊重他。

    而谷洞天也知道他是那种想什么就说什么的人,今日看他特别的沉默,不禁问道:“怎么了吗?”

    于可卿一脸想问又不知道能不能问的表情,让谷洞天有点不耐烦,他一向不喜欢拖泥带水,于是催道:“你到底怎么了?有话就直说。”

    于可卿小心翼翼的说:“我问了,你不会生气吧?”

    “若是你不问,又怎么知道我会不会生气?”谷洞天觉得他的废话实在很多。

    于可卿搔了搔头,呐呐的开口,“洞天,我是想问……你跟晓晓之间怎么样了?”

    “这是我的私事,与你无关吧。”

    闻言,他慌乱的解释,“我也知道那是你的私事,但是……但是我觉得,这个……”

    受不了于可卿的吞吞吐吐,谷洞天烦躁的怒斥道:“想说什么就说,你一个大男人讲话吞吞吐吐的多难看!”

    在谷洞天的大喝之下,于可卿很快的就把心事吐露出来,“洞天,你想不想跟晓晓成亲?她虽然只是曲家的总管,但她是很好的女孩,她……”

    “我要跟她成亲。”

    “她……”还在喋喋不休的于可卿忽然一愣,然后张口结舌的说:“你是说你要跟晓晓成亲?”

    “当然,我看上的女人只有她,不跟她成亲要跟谁成亲?”

    “我以为你会在乎她的身份……”

    不等他说完,谷洞天径自接下去,“我不在乎她是不是曲家的总管,我只在乎自己喜不喜欢她,既然喜欢,为何不跟她成亲?”

    听完他这番话,于可卿欢呼着跳起来,“太好了,洞天,那你会留在曲家吧?”

    谷洞天看着他高兴的脸,语气转冷,“为什么我成亲就一定会留在曲家?”

    于可卿不知道自己的话惹恼了他,还一脸兴奋的说下去,“那是当然的啊,你是爷爷的外孙,曲家自然由你打理,然后我们一起奋斗,让曲家恢复以往的光耀,这不是很好吗?而且这样爷爷一定会很高兴的。”

    谷洞天本来还与他边走边聊,可是一提到曲怀南,可说犯了他的大忌,谷洞天对曲家的感情爱恨交织,听了于可卿热情又天真的言语,他倏地停下了脚步,不高兴的道:“凭什么我要留在曲家,就算我要娶晓晓,也不一定要在曲家娶,再说,我为什么要让曲怀南称心如意!”

    于可卿听到他这么强烈的言词,也停下脚步,缓缓的说:“虽然爷爷没有说,但是我知道他很喜欢你,对你充满了期待。当初晓晓还说凭你的名气,你不可能回来,但是爷爷仍抱着一线希望,最后总算盼到了你。

    “我不晓得当年的事有多严重,然而爷爷人虽然孤僻了点,却是个好人,而且他总是很寂寞,我想他一定非常思念你娘,毕竟你娘是他惟一的女儿。”

    看到谷洞天面无表情,于可卿的话很难再接下去,但他还是忍不住的说出之前所发生的事,“在找到你之前,爷爷打听到他还有一个外孙叫谷洞天,但是他女儿已经过世,你知道爷爷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有多么悲伤吗?我想他应该认为,父女再怎么闹僵,也一定还会再相见。”

    谷洞天仍然无动于衷,僵着一张脸,但是眼神微微闪烁。

    “再说,你爹娘私自离家,天下之大,爷爷要找他们很困难,而曲家一直在这里,他们想要回来看爷爷是很容易的,但是二十多年来,他们半点消息也没有,我是觉得……”

    “你觉得怎么样?”谷洞天的声音十分冷酷。

    “我也不晓得该怎么说,洞天,我爹娘在我年纪很小的时候就去世了,我总是想,如果他们还活着,我一定不会离开他们,那么爷爷就算有错,但是二十多年了,没有人能孝敬他,再加上我以前一点也不成材,甚至还带给他不少麻烦,如果你的爹娘……”

    “你的意思是说我爹娘不肯回来看他,是他们错了吗?”

    于可卿看谷洞天好像要生气了,呐呐的道:“这只是我的感觉啦,换作是你,父母养育你成人,难道你会因为爹亲不肯答应你的婚事,就再也不跟他见面吗?爷爷这二十多年过着既痛苦又孤单的生活,你爹娘为什么不回来见见他呢?”

    于可卿见他沉默,鼓起勇气说下去,“你爹娘都生下了你,爷爷还能反对什么?所以很多事,应该不单单是爷爷的错,你爹娘也要负一半的责任,因为他们从没有试着让爷爷去接受他们。”

    谷洞天想反驳于可卿的说法,却找不到理由,因此再次迈开脚步走向曲家。

    于可卿赶忙追上他,“洞天,你不会因为我说这些话就对我生气吧?”

    谷洞天脸色很难看,但是他一时间也无法说什么,只好草草回答,“我不晓得你说得对不对,不过我的确需要好好想想。”

    之后,谷洞天一路上沉默不语,于可卿也不敢打扰他,就这样两人默默的一起走回曲家。

    转载制作请支持

    夜晚,谷洞天一直在花园来回踱步,曲晓晓看他为事心烦,于是走向他,“你快把地踩凹了,有心事吗?”

    “没有什么事。”

    她轻笑两声,“你说没事,那就必定有事。”看着他困惑的脸,她直截了当的问:“你是不是对表少爷的话耿耿于怀?”

    听到她这么说,他有些讶异,“于可卿对你说了?”

    曲晓晓点了点头,“嗯,表少爷也在想他是不是说错了话,所以特别来告诉我,问我他到底有没有说错。”

    谷洞天也想知道她的想法,“你觉得他说错了吗?”

    “不。”她很坚定的道:“若是你要我说实话,我觉得表少爷的话一点也没有错。”

    “那你也认为我爹娘错了?”

    “他们是有错,但他们会害怕回来也是情有可原,毕竟不是每一个人都跟你一样,有着坚定的意志可以面对任何困难,你要体谅你的爹娘,他们只是不够勇敢。”

    谷洞天对她的话复思考,“若是如我外祖父所说,当年他什么也没有做,我爹娘又离家千万里,二十多年来不曾回来过,那我外祖父岂不是最大的受害人?”

    “若你真这么想,那你可以补救啊!”曲晓晓温柔的道。

    谷洞天看着她,她握住他的手,将头靠在他肩上,鼻息微温的吹拂着他的肩颈,在他耳边呢喃,“你们祖孙三代的误会,是可以在你这一代就了结的,如果老爷真的什么也没有做,他孤零零的一个人过活,你不觉得他很可怜吗?”

    “我不晓得,晓晓,我不知道该怎么做。”他首次说出心中的挣扎,原本他就是个不轻易跟人示弱的人,但是面对她,他不得不说出自己内心最迷惑的事。

    曲晓晓将脸抬起,温柔的看着他,“我也不晓得该怎么说,老爷关心我,他也关心你,如果你能留下,在他死后为他持守曲家,他一定会很高兴的。”

    谷洞天搂住她,“我若留在曲家,他就会高兴吗?”

    她没有回答,只是反问,“你愿意留下来吗?”

    这个问题令他深思了好一会,才缓缓的点了头,亲吻她的唇,宠溺的说:“我去跟他谈谈。”

    “你不会后悔的。”曲晓晓对他温柔的一笑。

    转载制作请支持

    谷洞天来到曲怀南房外,敲了敲门,但是不待房内的人应声,便直接的走进去,完全是他一贯霸道作风。

    曲怀南一见到他,立刻全身,问道:“有什么事吗?”

    “没事就不能来吗?”谷洞天也不等他开口,径自的坐在他的对面,口气仍然不是十分客气的说:“我今天来是要告诉你,我要娶晓晓。”

    曲怀南一听,先是惊讶,以谷洞天的个性,绝对不会特地来对他这么说,现今竟然亲自告诉他,虽然谷洞天的行为有异,但他既已让步,他身为长辈,也松了一口气,不过他装作若无其事的问:“很好,我会准备嫁妆,你要从谷家来迎娶她吗?”

    接下来打算说的话,谷洞天很难启齿,因为这有点像是先向对方低头,然而他仍是克服了,口气平和的说:“不必准备嫁妆,因为我会在曲家迎娶,新房就是我现在睡的那间房间。”

    照他这么说,好像要在曲家成亲似的,曲怀南震惊万分的道:“这是什么意思?”

    “没什么意思,我暂时还不想离开曲家,而且曲家应该要扩建,这么小的房子,若是再多几个小孩,恐怕不够他们跑来跑去玩耍。”

    “你到底在说什么?”曲怀南仍不敢置信的重复问着。

    谷洞天尽量以平常心对待,“我的意思很简单,就是我跟晓晓生的孩子会住在曲家,我也不打算回谷家了,总之我现在在曲家住得很舒服,没有必要搬来搬去,谷家那里我会好好安排,以后或许变成别馆,若是想出远门游玩,就可以到谷家小住几日,这是我目前的计划。”

    曲怀南一脸呆愣,似乎完全无法接受,以前就算他梦寐以求,也绝对求不到谷洞天说出这样的话。

    “还有,我娘在我小时候常对我提你,我爹虽然对你这个人没有什么好评价,但是我娘在我爹看不到的时候,总是呆呆的看着窗外,像在念着什么人,我不知道她在想谁,有时想到会掉泪,现在我了解了,她不能回曲家,但心里仍记挂着你。”

    谷洞天的话让曲怀南全身一颤,他红了眼眶的背转过身,声音沙哑的道:“你出去吧,让我一个人静一静。”

    谷洞天要出去时,曲怀南又喃喃的说:“若是你同意,将你爹娘的尸骨迁回曲家祖坟,让我可以常常去看她,好吗?”

    谷洞天点头道:“可以,我娘应该会很高兴。”才刚跨出门口,他想了想,低声说出最后该说的话,“还有,这二十多年来我爹娘音讯全无,请你原谅他们没有勇气回来。”

    曲怀南肩膀忍不住一阵颤动,他挥挥手,无法再说些什么了。

    谷洞天退了出去,忽然觉得感伤,因为这件事他的爹娘来不及做,却由他来做,而鼓励他这么做的晓晓说对了,他的确不后悔。

    现在,他真的没有一丝认输或示弱的感觉,他只觉得一阵沉痛涌上心头,但是伴随着这股沉痛的,是一种如释重负的轻松感。

    远远的,曲晓晓走了过来,他直接迎上她,没有说任何话,眼眶却已经湿润。曲晓晓抱住他,他也紧紧环住她的肩,说出内心的遗憾,“为什么这件事我爹娘来不及做?”

    “世事难以预料,但是至少你安慰了一个老人的心。”

    “他这些年一定天天想着我娘吧,他明明可能什么也没有做的,但是……但是……”

    曲晓晓知道他想说什么,她拍拍他的背,试图让他好过一些,“你现在表现出对他靛谅还来得及呀,老爷是不善言词,但是他的内心一定也觉得如释重负,因为至少你回来了。”

    谷洞天忍不住亲吻了她,“谢谢你鼓励我。”

    “是你自己肯去做,起头的第一步是最难的,以后你们之间的相处一定会愈来愈顺利。”

    曲晓晓的话温暖了他的心,他点点头,第一次觉得自己是如此的幸运,回到曲家了却母亲的心愿,而且遇到心爱的女子。

    转载制作请支持

    曲家是个没落的地方望族,已经许久不曾热闹过,但是今日曲家办喜事,却是席开百桌,只因为曲家老爷的外孙谷洞天是商场上有名的钜子。

    光是搬出谷洞天的名号,就足可在商场上呼风唤雨,更别说是那些想攀龙附凤的人,所以虽然席开百桌,但是宾客络绎不绝,一百桌的位子还不够坐,大家都挤在一块儿,而远道前来观礼的人更是挤到曲家大门外。

    他们听说谷洞天娶的不是名闻天下的美女,更不是王公贵族或是富商豪绅的千金小姐,而是一位名不见经传的女子,所以大家纷纷猜测这位新娘是谁,又有什么样的魅力,竟让谷洞天甘愿成亲。

    谷洞天与曲晓晓两人穿着大红衣衫走进大厅。虽然红巾盖住她的脸庞,但是她身材十分姣好,众宾客料想是一位美女,均相互谈论起她的事。

    “一拜天地!”行礼声一喊,四周便静了下来。

    谷洞天与曲晓晓一起行礼。

    “二拜高堂!”

    谷洞天略微僵硬的面向厅堂。曲怀南满是皱纹的脸上十分感动,却硬是要撑着一副古板的面孔。曲晓晓握住谷洞天的手,首先缓缓下拜,因为她一拉,谷洞天只好顺着她的姿势往下弯腰。

    虽然那次谈话之后,两个人都没再多说什么,但是今日这一场婚礼,知悉内情的人都晓得他们祖孙之间心结已解。

    新人拜过堂后,接着便是热闹的筵席。

    谷洞天不爱这样的场合,以前就很少出现在人前,因此今回来喝喜酒的,有不少人是首次见到他的真面目,这才知他是如此俊伟的美男子,想必他娶的是一位美女,便不停的再三。

    对于这些询问,谷洞天一律不答,他觉得这群无事只会道他人是非、探听他人的人实在令他难以忍受。

    他在席上坐了一会,最后他实在受不了那些人的聒噪及询问,脸色难看至极,于可卿跟他相处久了,知道他难耐这群人的七嘴八舌,靠过来低声道:“洞天,你想去找晓晓就去吧,我来替你挡酒。”

    谷洞天将酒杯递给他,笑着说:“谢谢你,可卿。”

    于可卿摇摇手,“没什么的。”

    谷洞天离开筵席,来到新房,见曲晓晓正坐在床治等着他,他掀起她头上的红巾,才终于松了一口气,“想不到成亲这么累。”

    曲晓晓对他的抱怨忍不住失笑,开玩笑的说:“做事岂有不累的,而且是这么隆重的事,不过这样以后你就不会想要做第二次了。”

    谷洞天看到她那美艳如花的笑容,心中热情翻涌,他抱住她的腰,声音低哑的道:“若做第二次,不就会被强悍的你整得半死?这样得不偿失的事我才不会去做。”

    “你还怕我会杀了你呀,从你进曲家第一天,我才怕被你生吞活剥呢,你那副穷凶恶极的嘴脸,杀死人恐怕还不必偿命!”曲晓晓想起以前的事,不禁抱怨连连。

    谷洞天皱了一下眉头,试图为自己以前的作为辩解,“胡说,我哪有那么凶。”

    她眯起眼质问道:“真的没有吗?你自己好好的想一想,先很凶的说我端水端得太慢,骂我是故意把自己的前襟弄湿,又三不五时对我吼一大堆话,还有,一看到表少爷……”

    谷洞天急着打断她的话,脸上有些红,“那只是刚来曲家有些不适应罢了,其实哪有很凶,我这个人是很和蔼的。”

    曲晓晓给他一个“听你在胡扯”的表情,笑道:“是喔,你和蔼,所以看到任何人,都先给人冷冰冰的一眼,表少爷白受了你许多气,但是他这个人没什么心眼,所以不会放在心上。”

    “你干什么开口闭口就是表少爷?”他没好气的问。

    曲晓晓掩嘴一笑,笑容娇媚之至,“别人提表少爷都可以,就是我提个两句,你就脸色难看,你在吃什么醋啊?又不是不知道表少爷跟我感情如同兄妹,你肯好好的栽培他,我比谁都高兴,就像看到自己的兄长终于有所成就啊。”

    听她这么说,谷洞天脸色才和缓下来。

    她依偎着他,柔声道:“洞天,你今天真心的把老爷当自己的长辈,老爷很高兴,只是他强忍着,现在想想,你们不愧是祖孙,连感动时都一样要板着脸。”

    她这样说,让谷洞天很难接受,“我才不像他呢!你以后千万别再说这种话,我跟他是完全不同的。”

    曲晓晓笑了起来,深深觉得他们的性子其实像极了,“好吧,我以后不提,只在心里头想。”

    “连心里都不准想,光是想到有人认为我跟他性子一样,就足可让我毛骨悚然。”谷洞天露出一脸更难忍受的表情。

    她不禁失笑。“好啦、好啦,我什么都不提,你这个人真霸道,连人家心里面想什么你都要管,真讨厌。”

    谷洞天见她一副爱娇的表情,直觉有道热流涌上心口,抱她的力气更大了些,“我恨不得你心里头只有我一个,再说今日是我们洞房花烛之夜,我们为什么要一直提别人的事,这是我们两人的大好时刻,不该浪费时间。”

    曲晓晓见他说得这么明白,羞得脸红,轻轻拍打他的肩,“这种话你也敢说,我还不敢听呢!”

    谷洞天朝她脸上亲吻,“你也会害羞啊,那么我说些其他的事好了。既然你已经算过我的帐,那换我算你的帐吧,在你把我摔到地上的时候,你不晓得秦真的尖叫声引来了多少人,那么多人看着我出丑,那真是我一生中最难堪的时刻。”

    曲晓晓笑道:“没有办法呀,谁叫你这个人说话太难听,一听到你说那些不堪入耳的话,我就恨不得把你的嘴给撕了,不过你后来回到曲家就开始折磨我,你也该高兴了吧。”

    谷洞天搂住她,一同倒在床上,“嗯,尤其你在床上的样子,更是让我龙心大悦。”

    他说着,开始脱她衣服,曲晓晓按住他的手,脸都烧红了,“你……你胡说什么啊。”

    “我没有胡说,我现在心情很好,怎么会胡说,而且等一会我们会更没有时间说话呢,”谷洞天调戏般的道。

    她又羞又气,举起拳头要捶他,但是她红晕满脸,看起来娇艳美丽,他再也难以忍受的吻住她。

    曲晓晓在他强烈的索求下只能任他又亲又吻。一吻过后,谷洞天凝视着她,忽地笑了起来,“晓晓,我有没有说过你今天特别好看?”

    她脸上依然通红,“你啊,对着外人就是一脸的冰冷,但是面对我,又只会说些调戏的话,也不晓得哪一个才是真正的你。”

    这样的抱怨让谷洞天几乎要失笑,“那么你喜欢哪一个我?”

    她摇头道:“不晓得。”

    他只是不断的笑着,曲晓晓见他笑得有些诡异,她小心的问:“你在笑什么?”

    “没什么,只是觉得你虽然不知道该选哪一个我,但是我却知道脱了衣衫的你美丽无双,没有任何人可以相比。”谷洞天的大胆言语让曲晓晓连脚趾都红透了,她来不及喊打,又被他紧紧的抱住亲吻,暖暖的春意弥漫一室……

    —本书完—

( 泼妇女总管 http://www.xcxs3.com/1/1811/ ) 移动版阅读m.xcxs3.com


如果您喜欢,请把《泼妇女总管》,方便以后阅读泼妇女总管第第十第章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泼妇女总管第第十第章并对泼妇女总管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