泼妇女总管

八第第八章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紫菱 本章:八第第八章

    过了几日,曲晓晓的身体已经康复,她原本只是太过劳累,并不是真的生重病,只要多吃一些东西并适当的休息,身体就恢复得很快。

    倒是谷洞天从那一天开始,每日都来对她嘘寒问暖,他都是一从药铺或是佃农那儿回来就来看她,显现出他对她的重视。

    而她的房间,除了送饭的婢女之外,只有谷洞天会进来,不知是她疑神疑鬼,还是真的如此,她觉得送饭来的婢女看她的目光眼往常不太一样,让她有些作贼心虚。

    她想下床处理仓库的事,但是谷洞天不肯,硬是要她在房内休息。他常常一进她的房间便是一、两个时辰,心情好时口若悬何、滔滔不绝,听得人都忘了时间的流逝,她都不晓得他竟是一个这么会说话的人。

    她常想,不知情的人,一定以为他们是在吧!

    不过谷洞天本来就是一个天下惟我独尊的人,任何闲言闲语都传不进他的耳里,再加上他在曲家的作风,恐怕也没有人敢在他面前说什么不中听的话。

    她则比他心虚多了,因为那一日她终于知晓自己的感情,了解自己原来是爱他的。对于他的嘘寒问暖,她十分的珍惜,虽然有时他仍不改他那暴君似的口气,硬是命令她要躺好,或是多吃几口饭,但这样的关怀总让她心中感到甜蜜。

    这日,曲晓晓仍在房内休息,她躺了好几天,着实觉得有些无聊,心想若是谷洞天回来,她就要对他说自己已经可以工作,不需要再躺在床上当病人。

    只是他不好说服,她可能得花一番工夫才能劝服他。就在她左思右想的时候,门被轻轻的推开。

    曲晓晓吃惊的看着门,因为门不是一下就被推开,完全不是谷洞天大咧咧的推门方式,但是也不像仆役般怕撞见什么画面,而且门一面被推开还一面发出声响,像是想让她知道有人要进来。

    门开了一个缝后就停住,好像开门的人在外面偷偷摸摸的看有没有人发现他。

    “谁?”

    曲晓晓一开口,外面的人飞快的闪身进来,门立刻被关紧。

    人一进来后,她才知道是谁,惊讶无比的叫道:“表少爷?”

    她实在难以相信,向来最注重外表的于可卿,现在完全看不出他以前的风姿,不仅蓬头垢面,像路边的乞丐一样,连她离得这么远,还闻得到他身上的汗臭味。

    “表少爷,你怎么变成这个样子?”

    “晓晓,你的病好了吗?”

    于可卿走过来,身上的味道极为熏人,曲晓晓硬是忍住想要捂鼻子的冲动,“表少爷,你到底是怎么了,怎么会……”

    “我被谷洞天赶出去了。”

    她不可置信的看着满脸胡碴的于可卿,他往常斯文、阴柔,如女人般俊美的容貌现在变得十分糟糕。她摇头,一时不解他的意思,“你说什么?”

    于可卿苦笑道:“也不算是被他赶出去,是我犯贱,自己要出去的。”

    曲晓晓握住他的手。她知道他虽然担不了什么大任,个性又轻浮,但是他的心地并不坏,而且两人年纪相近,又在同一个宅子住了好几年,他从来不把她当下仆看,两人反而像兄妹,她非常关心他的处境,“表少爷,你怎么会这个样子呢?”

    他忽然掉下泪来,“晓晓,我对不起你,都是因为我不帮你,你才生病的,对不对?”

    他说哭就哭,让曲晓晓吓了一跳,她着急的拿出帕巾递给他,安慰道:“我没事的,只是累了点,休息几天就好多了,倒是你,怎么会一身脏?”

    于可卿感动的接过帕巾,眼泪更是掉个不停,“晓晓,现在会对我好的人只有你了,都是我害你累得病倒,你还对我这么好。”

    他哭得哽咽,情绪激动,曲晓晓拿过他的手里的帕巾为他拭泪,“表少爷,我已经没事了,你刚才说谷洞天把你赶出去,真的吗?”

    于可卿的情绪渐渐平复,他摇摇头,“也不算真的是,那一日你生病,我……”他惭愧的低下头去,“我却在妓院里逍遥,谷洞天把我捉回家,痛骂我一顿,我原本觉得很惭愧,但是一直跟着我的人鼓吹我分家,他说曲家有谷洞天在,我以后恐怕什么都拿不到,而且曲家的每个人都怕谷洞天,我拿什么跟谷洞天拼?

    他说得天花乱坠,我又耳根子软,那时也不知道为什么,竟然被劝服了,我向爷爷提分家的事,爷爷没说什么,只说交给谷洞天负责。”

    “谷洞天就什么也不给你,把你赶出去吗?”

    于可卿急忙摇头,“不。谷洞天只是回来帮我们曲家,好像没有要继承曲家的意愿,他听了我的话,就说把曲家全部的家财都给我也无妨,于是他拿出帐本,一条条的算给我看,我没有耐心看,谷洞天就把盈亏简明的告诉我,曲家是没有钱财的,所以他以谷家的名义买下曲家的佃地跟药铺,把银子全部给我,又因为谷洞天要这栋祖宅,所以祖宅是他的,我便不能再住在这里。”

    “谷洞天故意少给你银子吗?要不然你为什么一身破烂?”

    于可卿摇头摇得更急,“不是,他还多算了银子给我,结果我才刚踏出曲家去客栈投宿而已,半夜就来了群盗匪,把我的银子全都抢光了。”

    “怎么会这么巧?”曲晓晓不相信他会如此倒霉。

    “我没有钱,跟着我的人也跑了,我去找以前的朋友,他们也都不理我了,我不敢回曲家,也怕见到谷洞天……”说到这里,于可卿又流下泪来,“我好后悔,心里又记挂着你,想着不知道你病好了没,所以才偷偷的溜进来看你。”

    “那你现在怎么办?”

    他摇摇头道:“我也不晓得,谷洞天说的果然是对的,他说我一旦没钱没势,看人家还会不会叫我一声少爷,还会不会对我尊重……”

    话没说完,他又激动的哭泣。曲晓晓见他哭得这么难受,知道他会如此痛苦,一定是心里十分悔恨,而且他现在这么落魄,她心中不由得也难受起来。

    她忽然想到,“表少爷,你前阵子做珍珠买卖,不是也赚了上百两的银子吗?”

    一提到那件事,于可卿哭得更难过,“我花完了,也不知道怎么搞的,我就是花得精光,也不知道花到哪里去了。”“一百两耶,这么多的银子,你怎么花完的,你自己不知道吗?”曲晓晓惊骇的问,一百两的银子,他竟然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就花光了,这怎么可能?

    他被她又气又急的表情激得脸上腓红,他低下头,惭愧又难受的道:“晓晓,我真的不知道银子花到哪一昊去,但就是花完了,”文也不剩。”

    “那你以后要怎么办?”

    于可卿摇摇头,“我也不晓得,晓晓,我好后悔,真的好后悔,我也不知道我该怎么办?”

    忽然他的肚子传来一阵声响,他的脸更红,再也不敢看她。

    曲晓晓忍不住问:“你没有吃饭是不是?”

    他羞惭的点了点头。

    她看他衣衫破乱,脸上青黄,也知道他在外面的生活的确不好过,“我这里有些银子,你拿去用。”

    他连忙摆手,“不行,我怎么可以拿你的银子,我……”

    这时门一动,于可卿正在讲话不晓得,倒是曲晓晓面对着门,看到是谷洞天推门而入,她脸上一阵僵硬。

    于可卿仍在说着话,“不用了,我再自己想法子吧。”

    谷洞天把门关上,力气并不轻,终于让于可卿听到声音,他跳了起来,转过身,一看是谷洞天,他脸都青了,再也说不出话来。

    相对于曲晓晓跟于可卿的僵硬,谷洞天显得相当镇定,他的问话更是冷静,“你怎么到这里来了?”

    于可卿低下头去,回答不出来。

    谷洞天走到他身边,扯着他脏乱的衣服,面无表情的问:“你怎么这个样子?”

    他头垂得更低,羞得没有地方可藏。

    曲晓晓不忍他像被拷问的犯人一样难堪,捉住谷洞天的手,将他扯离于可卿,“你干什么?表少爷已经够惨了,你还这样吓他。”

    “我吓他?他若心里没有鬼,为什么会怕我?”谷洞天的表情并没有和缓,他再度冷冷的道:“于可卿,你怎么了?为什么这副样子?”

    他根本就没有脸可以回答,曲晓晓只好替他开口,“他的银子一出曲家就被人抢了。”

    谷洞天的表情仍旧没有变化,表示他根本不同情,“是吗?天底下岂有这么巧的事?若不是天要亡你,必定是有人早就要设计你了。在你还没大嘴巴对大家说这事之前,有谁知道你一出曲家就有那么多钱?”

    于可卿摇头,小声的回答,“我不晓得,我没有对任何人说过,连跟着我的人一直劝我分家这件事,我也没有对任何人提起。”

    谷洞天脸色微微一变,似乎在思考什么,于是他仔细的问:“要分家不是你自己的主意吗?”

    他再度摇头,实话实说,“我从没有想过这件事,是跟着我的人对我提的,他说有你在……”

    他一提个头,谷洞天立刻知道他要说什么,于是冷冷的接口,“是不是说有我在,料想曲家没有你的那一份,而以你的能力也无法从我手里拿到钱财?”

    于可卿心虚的点头。

    “那你身边服侍你的那个人呢?”

    “他后来看我钱财散尽就走了。”

    谷洞天眼里厉光一闪,“他到哪里去了?”

    “我不晓得。”

    谷洞天不再说话,曲晓晓见他这么冷冰冰的吓人,再加上于可卿一脸羞愧表情,场面着实尴尬之至,于是她骂道:“你干什么摆这副死脸,表少爷已经很后悔了,你知不知道?”

    谷洞天对她如此爱护于可卿感到很不舒服,他冷笑道:“我没有痛揍他一顿就是天大的恩惠了,要我摆什么好脸色给他看?再说他实在太笨,竟然连自己让人设计了都不知道,你还要我摆出笑脸嘲笑他吗?我还算有点良心,这种事我做不出来。”

    曲晓晓本来要骂他说话太过冷漠,后来听出他话中有话,忍不住握住他的手,紧张的问:“你说什么?表少爷被人给设计了?是谁?”

    见于可卿对这段话仍大惑不解,谷洞天没好气的开口,“是谁,就是鼓吹他分家的人,这么简单的手法,你们都看不出来吗?”

    曲晓晓想了一下,忽然理解了,她大叫起来,“你这样说的确有点道理,他先是唆使表少爷分家,然后伙同旁人来抢劫钱财,之后再以表少爷已经身无分文这理由脱身,简直是神不知鬼不觉。”

    于可卿很不能接受这个说法,“不可能的,他不可能对我做这样的事,他已经跟着我好几年,而且……”

    谷洞天打断他的话,“以前你是曲家惟一的继承人,就算曲家再怎么破败,只要跟定你这个少爷,起码不愁吃穿,恐怕还有不少油水可捞,毕竟你什么也不懂,连帐本都不会看,就算他做了假帐,你或许还会称赞他能干。”

    于可卿一怔,说不出什么话来反驳。

    而曲晓晓了解的接下去道:“但是现今老爷找回了谷洞天,按理说,谷洞天是老爷的亲外孙,表少爷再怎么算,也只能算得上是旁系,再加上谷洞天在曲家大力整顿,一看就知道他不是好惹的人,所以他们做下人的能先捞多少就捞多少走人是最好的,对不对?”

    她条理分明的说法让谷洞天的表情稍微和缓了一点,“没有错,否则哪有可能你才出曲家大门,就马上被抢走身上所有钱财,毕竟曲家还没有人知道你身怀巨款,你也不可能倒霉到这种程度。”

    听到这里,于可卿又低下头去,他实在太难过,于是眼眶又红了起来,“我走了,爷爷一定很生气,他把没爹没娘的我接来曲家养大,我却这样回报他。”说着,他再也承受不住内心的悔恨,放声哭了出来。

    谷洞天很受不了他,把脸撇到一边去,冷冷道:“你早知现在,又何必当初!”

    曲晓晓见他说话这么冷漠,用力的捏了下他的手臂,并瞪他一眼。谷洞天不理会她,不一会又被她捏了一把。

    这次她的力量很大,谷洞天缩回手,用愤怒的眼神看她一眼,不高兴的说:“我说错了什么吗?这全都是事实。”

    这家伙怎么如此顽固,事实是这样没有错,但是也没有必要把话说得这么伤人,他以为每个人都有他如此非凡的才能吗?

    “虽然是事实,你就不会有点同情心,说得委婉一点啊?”曲晓晓尽量压低声音,不想造成于可卿的难堪。

    谷洞天脸色变得更难看,虽然不是用吼的,但是声量并不小,“怎么样?你雄了吗?他一回来,你的心就全向着他了?”

    他究竟在说什么啊,曲晓晓看他一脸不悦,难以理解的开口,“你在说什么鬼话!”

    “哼,他一回来就在你房里待着,正可印证你们之间叼甜蜜蜜,不是吗?”

    谷洞天忽然冷嘲热讽起来,她完全听不懂,于可卿也因为他说得这么大声,惊奇掸起头看着他,很难相信他会说出这样的话。

    “什么甜甜蜜蜜,你少恶心了好不好?我跟表少爷只有兄妹之情。”曲晓晓简直是听不下去,他为什么每次一提到表少爷,话就说得很难听?

    “你每次都这样说,谁知道你心里面真正想的是什么?”

    谷洞天愈说愈奇怪,她不晓得他在发什么疯,气得难以接受,倒是于可卿不可思议的道:“洞天,我跟晓晓真的只是兄妹,你不必嫉妒的。”

    一听到“嫉妒”这两个字,曲晓晓一愣,“表少爷,你说什么,谷洞天嫉妒你?这怎么可能?”

    于可卿毕竟长年在女人堆中打转,对男女情感之事的了解,曲晓晓当然不能与他相比,所以他一看就知道的状况,她反而不相信。他搔了搔头,露出不知该如何是好的表情,“晓晓,洞天会这么说,是在嫉妒我没有错啊,我不可能听不出来的。”

    她看向忽然僵住的谷洞天,诧异的问:“你真的在嫉妒吗?”

    谷洞天脸色比刚才更难看,但是他忽然伸手握住她的下巴,抬起她的脸,眼睛散发出让人无法抵挡的火花,强横又旁若无人的道:“对,我是在嫉妒,那又怎么样,因为我要你,打从心底只要你,可是你的嘴里一直念着另外一个男人,每次提到他,你的表情就变得柔和,甚至还允许他抱你的腰,那么我对他没有好感是应该的,你说,你对我又是什么样的感情?”

    于可卿发出一声低呼,他从未听过这么热情坦白的表白,感到非常讶异,而曲晓晓更是满脸通红,只觉得一股热流从头蔓延到脚。想不到谷洞天会当着第三者的面这么问,完全没有一点迟疑,她现在根本什么话都没有办法回答。

    谷洞天将脸逼得更近,更强势的问:“你为什么不说话?你若是想要我,那就回答我,若是觉得我很讨厌,也可以直说无妨。”

    曲晓晓脸都快烧了起来,倒是于可卿一脸欢喜的表情,很为她高兴,“晓晓,洞天说他喜欢你,你怎么不快点回答呢!”

    她被两个男人逼问,再加上谷洞天愈靠愈近,她不禁更加尴尬。

    “晓晓,你老实说没有关系,纵然你说不,我也承受得了。”谷洞天坚决的说。

    曲晓晓看着他的脸,低下头来,“我什么时候说过不了?”

    谷洞天一怔,完全无法有所反应。

    于可卿见到这个情形,高兴不已,“晓晓,原来你也喜欢洞天对不对!洞天这个人很好,你一定会幸福的。”

    谷洞天终于回过神,紧紧握住她的手,坚持的问:“你的意思是你也喜欢我吗?可是我还是想要听到你亲口说。”曲晓晓抬起头来,脸上一片腓红,看起来美艳动人,她深呼吸,鼓起勇气把话说出来,“若不是喜欢你,那一天……也不会愿意的。”

    这句话于可卿听不懂,但是谷洞天完全了解,他不顾于可卿在场,紧紧的搂住她,这幕亲密的画面让于可卿看得也忍不住脸红。

    曲晓晓任谷洞天抱着一会,就轻轻推开他,“不要这样,表少爷在这里。”

    谷洞天一脸不情愿的看着她,遗憾的道:“好吧!”但他的表情呈现出来的是等到下次两人独处,他一定要抱个够。

    曲晓晓仍然满脸腓红,但是她很为于可卿担心,忍不住小鸟依人的拉着谷洞天的衣袖,“表少爷跟我情同兄妹,他只是一时糊涂,又不是大好大恶,难道你就不能帮他吗?看到他这个样子,我比谁都难过。”

    谷洞天本来对于可卿没有多大好恶,是因为他跟曲晓晓过于接近,所以才百般看他不顺眼,现在曲晓晓承认她爱的人是自己,他对于可卿不顺眼的感觉早就不翼而飞,更何况她软言相求,他也不再拒绝。

    他转向于可卿,马上切中要点的问:“我问你,你还有对其他人说分家的事吗?”

    于可卿摇了摇头,吐苦水似的道:“我一出曲家,钱财就被劫走,哪里有心情跟任何人说这件事。”

    谷洞天点点头,“虽然曲家交由我来掌管,但是我因为最近与佃农们忙农具及耕种的事,再加上药铺必须大力整顿,我把银子交给你之后,也还没有时间向任何人说这件事。”

    于可卿低下头难过的说:“可是我大错已铸成,覆水难收……”

    谷洞天叹了口气,实在很难接受他这个笨脑子,“你还听不懂啊,我没有说,你没有说,谁知道你要分家的事?纵然你提过想分家,但也只是提起而已,又有谁知道你已经拿着银子出曲家了,所以你大可再搬回来住,只要从此没有人提这件事,就当什么都没发生过。”

    于可卿惊讶掸起头,“啊?这么简单吗?”

    “要不然你以为要闹得多么轰轰烈烈?我还没有向曲怀南提分家的事,所以你大可以回来住,至于下人间有什么闲话,我只要一瞪眼,他们谁也不敢乱说。”

    于可卿不由得高兴的哭了出来,激动的握住谷洞天的手,不停的晃动,“洞天,你……你真的愿意再接纳我,我真的可以回来吗?”

    谷洞天受不了他的热情,冷冷的拉开他的手,威胁道:“你感谢得太早了,听好,你一回来,我是不可能像以前那样任你游手好闲,曲家我本来就不打算久待,我要训练你起码可以保得住曲家的家产,所以你心里最好有所准备,回来后可能会忙得你头昏眼花。”

    于可卿听到他这么说,反而很感动,“洞天,你也觉得以前的我实在太夸张了是吗?我从今天起一定改过,一定会好好的做事,只要你愿意教我,我一定会用心的学。”

    看他一连说了几个“一定”,而且态度坚决,谷洞天的表情略微放松,“你话别说得太满,要做出成绩我才会相信。”

    “我会的,一定会的,就算叫我四更起来都没有问题。”

    曲晓晓看着两人,为于可卿感到高兴,也为谷洞天的改变满心欣慰。她开心的握住他的衣袖,“谢谢你,洞天。”

    “别急着谢我,等我报官捉到那个伙同盗匪抢劫于可唧的人,拿回所有银两之后再道谢也不迟。”

    虽然不是什么甜言蜜语,但是谷洞天说话的语气十分温柔,显示出他对曲晓晓的柔情。

    她心中极为感动,满意的笑了,将头偎在他身上,心中只有暖意。

( 泼妇女总管 http://www.xcxs3.com/1/1811/ ) 移动版阅读m.xcxs3.com


如果您喜欢,请把《泼妇女总管》,方便以后阅读泼妇女总管八第第八章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泼妇女总管八第第八章并对泼妇女总管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