泼妇女总管

七七第七章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紫菱 本章:七七第七章

    不待谷洞天醒过来,曲晓晓就一脚踹向他,她虽然生了病,但是这一脚包含了她所有的愤怒跟痛恨,所以力气着实不小。

    而谷洞天因为在睡梦之中,本来就不晓得要防备,再加上他昨夜看顾曲晓晓,今早又去妓院揪出于可卿,所以他这会儿睡得正熟,结结实实的承受这一脚,整个人被踢倒在地上。

    睡梦中遭受攻击,而且攻击的力量这么大,让谷洞天立刻醒过来,他全身因撞到地上而疼痛,赶忙机警跌起来,防备的怒问道:“谁?”

    “是本大姑娘。”曲晓晓一脸不悦的直瞪着他,那副凶恶的嘴脸比母老虎还可怕,无惧于他的怒吼。

    谷洞天本来满面怒色,但是看到她醒过来,而且说话还这么有元气,怒气立刻消失,他惊喜的道:“你醒了?”

    曲晓晓手技着腰,怒吼道:“你期盼我不要醒来吗?”

    见她说话这么冲,他眨了好几下眼睛,他不晓得发生什么事让她如此生气,因此放软语气问:“怎么了?你刚才为什么踢我?”

    “怎么了?”她重复他的话,表情极为愤怒,“你还敢问我怎么了,谷洞天,以前我只是觉得你难伺候,爱故意找人麻烦,但是心里对你的评价还满高的,以为你是个有所不为的君子,想不到你这个卑鄙小人竟然敢使这么卑鄙的手段。”

    听曲晓晓愈扯愈奇怪,谷洞天不能理解,“曲晓晓,你究竟在说什么?你怎么胡言乱语起来,是烧还没有退吗?”

    “你竟然说我胡言乱语来替自己脱罪,你这个下流的小人,看我踢死你。”

    曲晓晓说踢就踢,一点也不迟疑,谷洞天一闪而过,但是她的动作十分敏捷,再踢第二次就差点踢到他。他问得有些难看,到她踢第三次的时候,他根本连间也闪避不了,被一脚踢中腹部。

    她这一踢集合了所有的愤怒,力气不容小觎,谷洞天被踢得疼痛皱眉,但他还是完全不能理解曲晓晓为什么要踢他,急忙问道:“曲晓晓,你为什么这么做?”

    她并未把他的话听进去,因为她踢中了目标,现在更有自信的往他下腹踢去,一边踢一边怒骂,“我踢死你这个好险的小人,踢死你这个耍下流手段的家伙!”

    谷洞天看这一下往他的下腹部踢来,而且力道似乎更胜上一次,要是被踢中,恐怕会痛得大叫,所以他急得用手抱住她的脚,“曲晓晓,不准踢了。”

    曲晓晓见他抱住自己的脚,更为生气的怒吼,“你放手,你这个小人,别以为你每次耍手段我都会容忍。”

    她挣扎着要抽回腿,谷洞天知道若是让她抽回腿,那下一次踢的力道一定更惊人,而且他是莫名其妙的被乱踢一通,这样的罪他才不想再受第二遍,所以他死都不肯放手,硬是搂着她的腿。

    她用力的拔腿,但是他的力气更大,硬按着她的腿,两个人在僵持不下之时,曲晓晓火大,干脆拿起枕头丢向他,他为了闪避,手只好松开,她一见他松手,立刻毫不迟疑颠向他。

    这一记重踢,让谷洞天闷叫一声,痛楚彻入心骨。

    他生性就不是会忍气吞声的人,这次看曲晓晓生病,才对她这么容忍,但是现在已经是他容忍的界限,他大声怒吼,“曲晓晓,你究竟在做什么?”

    曲晓晓也同样对他大吼,“做什么!踢死你这个无耻的小人!”

    莫名其妙被踢已经够倒霉,还被冠上无耻的小人这称号,谷洞天难以忍耐的怒道:“曲晓晓,你太过分了!”

    “我还没有说你过分,你就先说我过分,谷洞天,你恶人先告状!”

    曲晓晓激动的回话,而她踢腿的力道和她的日话一样激烈,谷洞天气愤得什么理智也没有了,他按住她的腿往上提,力量很大,让她大叫一声,身体往床后倒。

    最后她整个人倒在床上,他爬上床按住她的肩膀,“够了,你究竟在做什么?”

    她因为脚硬被往上提,疼痛之下流出眼泪。此刻的她气喘吁吁,晕红满颊,眼里又泪光晶莹,看起来魅惑至极。

    见她这模样,谷洞天欲出口的恶言完全中断,只能呆呆的看着她。

    她的脚仍被他捉住,动也动不了,她喘着气怒道:“你放手啦,疼死我了。”

    他赶紧将她的腿放下。因为刚才的上提,曲晓晓的裙子几乎落到大腿处,再加上他又位在她的双腿之间,两人虽然衣衫完整,但是若被外人看见,必定会认为他们之间有奸情。

    曲晓晓完全不晓得现在的情况到底是怎么样,因为谷洞天忽然把脸靠向她,她吓了一跳,以为他是要用近距离来威吓她,但是看他的表情又不太像,因为他似乎一脸被什么东西给迷住的样子。

    “你……你在看什么,表情这么……奇怪。”

    因为他的目光如此怪异,让曲晓晓话也说得有些支支吾吾,她不解的扬起两道柳眉盯着他看,刚才的怒气因他奇怪的行为而消失得无影无踪。

    谷洞天的脸愈来愈近,近到她已经觉得有些不合礼教,正要开口,他突然先说话。

    “你真美。”

    曲晓晓一愣,原以为他是在对别人说话,但是房间里又只有他们两个人,所以他一定是在对她说话,可他不可能会对她说这种话吧,她一时糊涂了起来。

    不过虽然如此,这句话依旧让她红晕满脸,整张脸一时发热起来,她喃喃道:“你到底在跟谁说话?”

    谷洞天脸靠得更近,身体几乎整个贴上来。曲晓晓隆起的胸前是第一个感受到他体温的地方,接着是她的红唇。

    他抚摸着她的脸,不断移动亲吻的角度用心吻着她。曲晓晓头脑很乱,而且身体很热,一时之间搞不清楚状况,她想要推开他,但是手却软弱无力,只能贴在他的胸膛上。

    谷洞天吻得很不过瘾,他轻语,“张开嘴。”

    她被他的亲吻折磨得快要昏眩过去,他的话她耳朵里,只剩朦朦胧胧的意识,无法照着他的话做。

    “把嘴张开。”

    第二次,谷洞天的口气更加,却也更加强横,曲晓晓听了全身忍不住涌上红潮,她想要翻扭身体,但被他有力的身体紧紧爹住。

    “你……”

    她才刚说出一个字,他再也难以忍耐的低吼一声,将舌探进她嘴里,品尝她的琼浆玉液。

    她被吻得人都傻了,全身软绵绵的没有力气,只能抓住他的肩。

    他很满意她的反应,一吻结束后,他微笑了起来。

    很少看到他笑的曲晓晓一时看得呆住,她只知道谷洞天笑起来还满好看的,但是这么近一看,她才晓得他的笑容确实充满难言的魅力,简直会迷惑人心魂,她只能够痴迷的直瞪着他的脸,说不出话来。

    见她如此呆愣,他又一笑,“怎么了?是我长得太好看,你舍不得移开眼吗?要不然你为什么像从来没有看过我似的?”

    谷洞天竟然会说这种话?她眨了两下眼,怀疑的摸摸他的脸,“你老实说,你是不是别人假冒谷洞天?”

    他先是一愣,继而放声大笑,而且笑得几乎不能喘气。

    曲晓晓像看到怪物一样的看着他,直觉他今天非常的不对劲,她想要退开,但是身体被他紧紧的压住,要退也没法子可退,再加上她身体愈扭动,碰到他的地方就愈多,让她的脸更加烧红,最后她不得不吼道:“起来啦你。”

    “为什么要起来?这个姿势很好啊。”谷洞天一边说一边笑,一副很愉快的样子。

    曲晓晓瞪大眼睛,忍不住问得更大声,“你不是谷洞天对不对?大胆的家伙,竟然敢冒充谷洞天,不怕被他知道了,把你千刀剐吗?”

    他几乎失笑,但是忍住了,“为什么你觉得我是冒充谷洞天的人?难道我一点也不像谷洞天吗?”

    “因为谷洞天绝对不会像你这样乱笑,他……他是很严肃的,而且皱起眉头瞪人的样子很可怕,你要冒充他,也该装得像一点。”

    谷洞天将头低下,愈来愈贴近她的唇,她吓得豆缩,但是他用身体将她定住,不让她逃,“你对我的看法就这样?”“啊?”不晓得他在问什么,曲晓晓直皱眉。

    “因为我从来不笑,样子总是很可怕,所以我一笑,你就认为我是别人冒充的,难道你对我的评价就这么低吗?”

    谷洞天眉眼低垂,看起来的确有些不豫,她明明知道自己刚才的形容并没有错,但是看到他这样哀怨的眼神,她忽然觉得自己刚才说错话了,所以赶忙安抚道:“也没有那么糟啦,你虽然一脸可怕,但是事情办得又好又快,我很钦佩你。”

    “是吗?”

    他嘴角上扬笑了起来,曲晓晓见他这么一笑,又直着眼看他。谷洞天看她这么痴痴的看着自己,他眼中充满光彩,抚摸她的脸颊,“曲晓晓,当一个姑娘这么看着一个男人,男人做什么事都是可以被原谅的喔。”

    曲晓晓一时意会不过来,而谷洞天马上亲吻着她,她迷迷糊糊的被吻着,明明觉得这个谷洞天不太像谷洞天,但是他的吻跟方才的一样令人目眩神迷,让她忘了现在究竟是什么状况,只能紧紧扯住他的衣衫。

    谷洞天吻得十分投入,最后他把手掌放在她的胸前,她不自觉发出嘤咛,只觉得全身奇怪的燥热起来。

    而光是隔着衣服抚摸己经无法满足谷洞天,他拉高她的裙摆至臀部,一手轻抚着她的大腿。

    一阵阵热流在他的抚摸下急促涌出,刷红了曲晓晓的脸,她轻轻的低吟出声。

    这轻柔的低吟让谷洞天更加激动难耐,整个身体贴住她。她在他身体底下微微扭动,原本对他的愤怒几乎忘得一干二净。

    “谷少爷,我们来收盘子了。”

    门被轻敲两声后,进来的婢女首先看到的就是这幅无比的画面,她吓呆了没有动作,而她身后的另一位婢女年纪较小,她尖叫了一声,声音高亢无比。

    曲晓晓头发散乱,满脸通红,她赶紧拉起棉被覆住自己。

    谷洞天虽然惊讶,但是没有曲晓晓的慌乱,他只道:“出去,等一会再来收盘子。”

    两个婢女眼睛眨了眨,还呆站在原地,谷洞天只好再重复一次,说话的语气加重,“我说出去,你们没听见吗?”

    她们急忙垂眼慌乱的回答,“是。”接着退出房间。

    谷洞天拉下曲晓晓脸上的被子,安抚着道:“她们都走了。”

    她脸上红成一片,忽然大声吼道:“谷洞天,这下你满意了吧?”

    他对于她的怒吼觉得莫名其妙,不解的问:“我满意什么?”

    “满意什么?”曲晓晓更生气,“满意我终于被你整倒了啊!”

    谷洞天皱起眉头,“整倒?你为什么这么说?”

    “一切都是你故意的,你趁我生病的时候睡在我身边,婢女一进来,看到这种景象,她们会怎么想?而且更过分的是,你不但吻我,还……”

    她看着自己被他半压住的身体,加上她的裙子被撩到臀部,她再也说不出话来,而且下面的话也不是她一个未出嫁的姑娘说得出口的。

    谷洞天理解的接下去道:“再加上我刚才抚摸你,又把身体贴在你的身上,那些婢女看到了,恐怕话会传得极为不堪,是吗?”

    曲晓晓双眼含泪,又气又怒,“反正你讨厌我,恨不得逼走我,干脆就用这种下流方法把我赶走!”

    他脸上热情的表情完全不见,伸出手毫不客气的掴了她一巴掌,力气虽然很轻,并没有伤害到她,但是他的愤怒完全借由这个巴掌显现出来。

    曲晓晓不能理解的抚着自己被打的面颊,只觉得火大,“你干什么,我被你设计得这么惨,你还打我,我跟你拼了!”

    说着,她直接要回他一掌,手却被他握住。

    谷洞天也很火大,比之前她用脚踢他还要生气,他冷冷的怒道:“曲晓晓,你再动手,我真的会揍你一顿。”

    “你以为这么说我就会害怕吗?你这个卑鄙小人,反正我已经完蛋了,跟你拼了也无所谓。”

    曲晓晓抬起另外一手就要打过去,他立即挡住,连说话的语气都变得冷冰冰的,“你以为我为什么要吻你?”

    “想赶我走还有什么理由?”

    谷洞天拉过她,一双眼睛恶狠狠的瞪视着她,“你还这么说,我吻你,绝对不是因为想陷害你,而是我想要你,你以为我真那么恶劣吗?”

    他说这段话时,语气十分严厉,且表情只有恐怖无比这四个字可以形容,曲晓晓一怔之下,仅能呆呆的看着他。

    他容貌英俊,气势又非常人所能比拟,这么疾言厉色,充满了旁人所没有的魅力,让人不被吸引也难。

    “现在我非常生气。”他加重语气道:“对于你污蔑我的话,我真的气得不得了。”

    忽地他语气一变,声调转为柔和,“你给我听好,若是我再那样的吻你,只是因为我想这么做,绝不是要利用机会赶你走,你懂了吗?”

    曲晓晓大惑不解,搞不清楚这是怎么回事,“你是谷洞天吗?真的是吗?”

    “如假包换。”

    她摇摇头,“那你为什么说出谷洞天根本不会说的话?”

    谷洞天微微一笑,将手放在她的腰部,轻柔的抚摸,“因为我想要你。”

    她连忙制止他的动作,“等一下,谷洞天不会说这种话的,他很讨厌我,恨不得!恨不得……”

    “恨不得现在就紧紧拥抱你。”

    曲晓晓一脸惊惶失措,“不对,谷洞天,你……”

    谷洞天不让她有把话说完的余地,他一手抚摸着她的秀发,另一手点住她娇艳红润的双唇,她只觉得双唇传来一道热流,既甜蜜又让人觉得还不够。

    他再次低下头来要亲吻她,她看着他的俊脸,又一次感受到他那种无人能比的魅力,心开始不听使唤的乱跳,她想别过头去,却全身无法动弹,只能目视着他的脸愈来愈靠近,然后她感觉到一股温热贴到她的唇上,不断亲吻着。

    她的身体在亲吻之下变得虚软,而谷洞天不断抚摸着她,接着拉开她的衣襟,目光立刻火热得如烈焰般燃烧。

    他加快速度,不停的解着她的衣服,她想叫他停止,又希望他继续,只能不知所措的揪住他的衣服。

    谷洞天看到她那美丽诱人的表情,忍不住再度吻住她,并且不断的低语,“我想要你,晓晓,我想要你。”

    “谷……”

    这声叫唤暧昧至极,连曲晓晓都不晓得自己为什么会发出这样的声音,光是听在耳里都觉得充满了嘶哑的。

    谷洞天的瞳眸转为深沉,他的抚触变得更加火热,转而吮咬她雪白的颈项。

    曲晓晓整个头往后仰,他的吮咬不轻不重,引发她流窜过一阵,她再也无法支撑自己的身体,完全躺了下去,被他抱满怀。

    谷洞天亲吻着她,并褪去自己的衣物,等到她被吻得茫茫然,才赫然发觉自己早已半裸,而他几近全裸的压在她身上,她红着脸别开眼,不愿看到他的胸膛。

    他对她的害羞极为喜爱,往下吻着她半裸的肌肤。

    曲晓晓整个身体颤红,也不晓得自己怎么会这样,明明刚才对谷洞天还那么的生气,觉得他根本是要害她,想把她给赶出曲家,但是……

    但是现今一看到他一脸对她痴迷的模样,她竟然全身虚软,还让他脱她衣物,对她恣意妄为,自己究竟是怎么了,为什么连抵抗都没有呢?

    “晓晓,你真是美极了,比我见过的任何一个女子都还要美、还要动人。”

    这种完全不像谷洞天会说出来的话,明明白白的回荡在耳边,曲晓晓羞怯的扭动着,却更紧密爹着他的胸膛,她伸出手来,撑在他的胸膛之上,只觉得整张脸都烧红了,汹涌的感情在她的心海翻搅着。

    谷洞天又低下头来吻她,这次吻得更热情,片刻后,他已经置身于她的双腿之间,挑逗的抚摸她的臀,但没有更进一步的动作。

    曲晓晓一颤,明白了他的意思,他的确想要她,不过也给她一个选择的机会,问她要不要继续。她的脸如火般狂烧,再也分不清自己对他是什么感情,她的心好乱好乱,到底是喜欢他,还是讨厌他呢?

    若是讨厌,为什么容许他脱去自己的衣物,与他相见?若是喜欢,谷洞天贵为大少爷,她也配不上他啊。

    况且谷洞天自从在妓院里被她摔在地上后,就一直怀恨在心,时时找她麻烦,她若稍稍做错一件事,他就会渲染成十分,好像她罪无可赦一样,他对她从无感情,若说有的话,只是想整倒她而已。

    曲晓晓全身发起颤来,思绪混乱,她抬起迷蒙的眼看着眼前英俊无比的谷洞天,这样的男人到哪里都会有女人投怀送抱,更何况以他的威势与地位,想得到什么样的女人都成,而她……

    “我……”

    她明明想说不要,想摇头拒绝,但是看到谷洞天热切期盼的眼神,她的话只能梗在喉头,怎么样也无法坚决的说出来。

    “晓晓,你真的好美!”

    这句赞美加上痴迷的眼神,让曲晓晓终于弃械投降,她红着脸,将头偎向他的颈子,伸出手抱住他,让他完全为她除去衣衫。

    接着谷洞天迫不及待的她,她闷哼一声,眼泪因为疼痛而掉落,但她反而搂抱住他,品尝着被他紧紧拥有的滋味。

    这时,她才肯对自己承认,也许早在很久以前,她就爱上谷洞天了。

( 泼妇女总管 http://www.xcxs3.com/1/1811/ ) 移动版阅读m.xcxs3.com


如果您喜欢,请把《泼妇女总管》,方便以后阅读泼妇女总管七七第七章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泼妇女总管七七第七章并对泼妇女总管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