泼妇女总管

第二章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紫菱 本章:第二章

    曲晓晓垂头丧气的回到曲家,说是任务失败,倒不如说连失败都称不上,因为连谈都还没有谈,她就一时控制不住自己的脾气,气愤的把谷洞天给摔在地上,整件事只能告吹,可是这也不能怪她,谁叫谷洞天这么污辱人。

    她早就知道有钱有势的谷洞天难应付,但是没有想到他竟会如此恶劣,简直叫人气得半死,虽然自己回他一招有些过分,但她觉得自己没有错,这个男人实在该让人给摔一摔才对,这样脑筋才不会老是藏着一些不堪入耳的污言秽语。

    “晓晓姑娘,老爷唤你到大厅去。”

    年老但依旧健壮的周婆来传话。曲家的人都知道这个满头白发、脸色红润的老婆婆是谷洞天的母亲曲家小姐的乳娘,她生性活泼,到老来更为爽朗,跟她谈话总会让人十分的愉快,而她有时逗趣的话也常惹得周围的人哈哈大笑。

    一看见周婆,曲晓晓刚才的坏心情立刻一扫而光,“周婆,有什么事吗?要不然老爷为什么唤我?我现在忙得很,还得吩咐仆人一些事呢。”

    周婆嘻嘻笑着靠过来,笑得眼睛都弯了,“是大事啊,你绝对想不到的大事,也绝对猜不着。”

    见周婆说得这么神秘兮兮,又笑得这么开怀,曲晓晓只能猜测道:“是喜事,而且是大大的喜事,对不对?”

    周婆点点头道:“的确是大大的好事,孙少爷回来了,现在正跟老爷在大厅说着话呢!”

    荪少爷?”脑筋一时转不过来的曲晓晓先是不知周婆说的是谁,忖度她话中的含意一会后,不由得叫道!“你是说谷洞天?”

    “是啊,孙少爷回来了,而且他人长得真俊,那玉树临风的样子活脱脱就是个美男子,既有他娘的美貌,又有他爹的俊俏。”周婆的语气就像夸奖自己的孙子。

    若要说谷洞天丑,曲晓晓也说不出这样的违心之论,她承认,虽然谷洞天个性差劲,但是他真的长得很好看,一个有钱有势又长得玉树临风的男子,的确是值得集所有的恩宠于一身。

    她支吾的道:“谷洞天是长得还不错。”

    周婆板起了脸,“是非常好看吧!”

    这句话实在不能否认,曲晓晓只好点头,“是啊,他长得真的很好看,不过个性就有待观察了。”

    周婆听到她类似埋怨的话,笑了起来,“晓晓姑娘,男人要是没有什么脾气,你也看不上眼的。”

    曲晓晓听到她这句颇有暧昧之意的话,吃了一惊,急忙盯视着周婆,却见周婆苍老的脸上是跟平常没有什么两样的笑容。她有些谨慎的道:“周婆,刚才的话莫要再跟第三个人说,否则老爷听到,恐怕会惹来一些事端,我们是下人,不能开这种玩笑的。”

    周婆反而像听到什么笑话似的笑了起来,“晓晓姑娘,你太年轻,所以不懂,虽然你很能干,但是老爷的心思我看得比你清楚多了,他的心是恨不得孙少爷跟你之间发生什么呢!”

    曲晓晓翻了翻白眼,“周婆,你想太多了,我可从来都没有想到过这些。”她说出在群芳楼发生的事,“况且我摔得谷少爷四脚朝天,你没有看到他那时的表情,简直是可怕之至,我不相信这样的结果能跟他发生什么好事。”

    周婆只是抿着嘴笑,曲晓晓见她笑得诡异又开心,忍不住道:“我说的不对吗?”

    “是!晓晓姑娘,你说得对,但是不论怎么说,你还是把孙少爷给摔回家了,所以你这一摔,其实也达成了目的不是吗?”

    说着她轻推曲晓晓一把,“快去吧,老爷跟孙少爷还在厅里等你呢!而且以他们祖孙同样固执的个性,只怕大厅的气氛挺骇人的,还需要你去做中间人,帮他们和解和解!”

    曲晓晓不禁对周婆的话摇头失笑,她哪有那么大的本事做他们的中间人,但是她也不争辩,直接走向大厅,反正周婆总是想什么就说什么,也没有什么恶意,不过他们祖孙倒更有可能吵起来,她得赶快去一趟。

    转载制作请支持

    一进大厅,曲晓晓立刻感受到大厅里气氛怪异,完全没有祖孙相见时的和乐,像是两个仇人见面,只不过碍于此处不能拿刀互砍,所以各自忍耐着,但是彼此间散发出来的寒冷气息,丝毫不逊于厮杀时的暴力相向。

    “呃,孙少爷,欢迎你回到曲家。”

    眼见情况这么糟,曲晓晓也只能强装笑颜,企图以热络的样子,缓和这种几乎要令人窒息的气氛。

    谷洞天看到她,只是冷冷一笑,连掀唇都没有,一脸不怀好意。

    曲晓晓的笑容变僵,只好行了个礼。她知道谷洞天看到她,只想到所受的羞辱,因此自己最好还是闭上嘴巴,不要对他说太多话,以免自取其辱。

    她转向老爷曲怀南,“贺喜老爷,孙少爷终于回来了,我立刻叫下人去准备盛宴庆贺。”

    她这番真诚的道贺被一个冷冷的声音打断,“曲总管,我可没说要回这什么也没有的曲家。”

    说曲家什么也没有实在太过分了,曲晓晓又想摔死这个口气冷冰冰的谷洞天,但是她强忍着,毕竟他会来见老爷是一件天大的好事,不能再得罪他,但是她又不解,他没有要回这儿,那他来曲家干什么。

    仿佛看出她的疑惑,曲怀南低沉不悦的道:“晓晓,这小子没有要回来,他说只要待个半年,等曲家在他手里整治好了之后,他就要离开,然后跟曲家再也没有瓜葛。”

    曲晓晓讶异的看向仍然一脸冰冷的谷洞天,这家伙怎么敢说这么过分的话?!

    谷洞天总算扬唇笑了笑,不过他的笑容让人不寒而栗,“曲老爷,你少说了一项,我帮你们曲家有个条件——拿走曲家的祖产,也就是这栋屋子。”

    曲晓晓几乎停止了呼吸,而且谷洞天还叫自己的外祖父为曲老爷,这太不像话了。“你说什么?”

    “我说我能让曲家脱离现在这么凄惨的局面,但是我要拿走曲家的祖产,因为这是我娘亲该得的。”

    “开什么玩笑,你回来不认亲也就算了,还说要拿走曲家祖产这种鬼话,真是莫名其妙!”

    曲晓晓对谷洞天怒目而视,终于知道他回来干什么,他只是回来闹事而己。

    谷洞天对她的目光完全视而不见,反而笑得更寒冷,“还有你,曲晓晓,我进曲家这半年内,你不仅要当曲家的总管,还要当我房内的小婢。”

    闻言曲晓晓脸都青了,房内的小婢说得好听一点,是服侍主子的起居生活,照顾主子的一切所需,说得难听一点,算是主子不具身份的小妾,主子要做什么,身为下人只能任由他做,他若要对小婢胡作非为,小婢也只能认了。

    “房内小婢?”她说得咬牙切齿。

    谷洞天冷冷一笑,“担心你的吗?放心吧,我见过的绝色美女成千上万,不会拜倒在你那不起眼的外貌之下的,所以你不必害怕失去,假若你还有的话。”

    最后这句话差点让曲晓晓失控的冲过去对他拳打脚踢一番,但她硬是忍住,压抑的道:“多谢谷少爷,只怕老爷不会同意这件事。”

    “我已经同意了。”曲怀南苍老的声音轻轻道:“他跟我保证,绝不会坏了你的清白,你的确不必担心。”

    曲晓晓只知道老爷非常固执,但没有想到他会同意这样的事情,“那老爷也同意祖产的事吗?”

    “嗯,我也同意了那个条件。”

    曲晓晓真的大大的吃了一惊,然而当她看到曲怀南眼里的寂寞空洞,忽然什么都了解了,曲家若是没有谷洞天来整治,恐怕不到半年一切都要易主,由谷洞天来解围,虽然没了祖产,曲家至少还有其余的家产足可度日。

    而曲怀南也有半年的时间可以跟亲生外孙住在一起,纵然外孙对他怀恨在心,然曲怀南年纪已大,再活也没有多少年,想跟自己的亲人一起生活,恐怕只有趁现在了。

    谷洞天冷笑起来,显然知道她在想些什么。“曲晓晓,我很感谢你把任何事都美化,但是我告诉你,我跟曲老爷之间纯粹只谈生意,我们都知道,若是没有我,曲家就完蛋了,而我不想让曲家的祖产落入他人手里,所以这是一桩对我们两个都有益处的生意而已!”

    这家伙说什么话,简直是冷酷至极!曲晓晓怒瞪他一眼,“你难道对自己的外祖父一点情份也没吗?”

    谷洞天回答得十分尖锐,“据说当年这个人对我爹娘也没有多少情份,只怕我现今做的还比不上当年他做的事呢!我爹被打得半死,我娘被关进柴房,这个人无情无义到这种地步,要我与他谈情份?”

    曲晓晓只知道当年是他爹娘两人私奔,曲老爷派人去捉了回来,重重惩处一番,之后他们又私奔,这次跑得不见踪影,二十多年来下落不明,一直到最近有人看到了谷洞天神似他爹娘的脸,曲老爷才晓得谷洞天便是他的外孙。所以谷洞天说的话,她一时之间也难以反驳。

    见她无法反驳,谷洞天显然才满意,他站了起来,一副曲家现在已经是他在当家的表情,“我累了,赶快带我去厢房歇息。”

    曲晓晓见他这副讨人厌的嘴脸,简直要气爆,但是曲怀南反而顺着他的意开口,“晓晓,带谷少爷到那间安静的厢房去吧。”

    她感到无奈,只能对谷洞天怒瞪一眼,忍住气尽量柔声道:“请谷少爷跟我来,近花园处有间厢房幽雅安静,你一定会喜欢的。”

    谷洞天冷冷看她一眼,嘲讽的说:“是吗?但愿你选厢房的眼光不会太差。”

    转载制作请支持

    曲晓晓领着谷洞天到这间近花园处的厢房,这里是曲家最宁静、最漂亮,空气也是最好的地方,听不见外头的嘈杂,打开窗户就有清新的花香飘进来,到了寒冬,冰雪片片飘落花园,窗前更是欣赏雪景的好地点。

    这里本来是曲怀南住的地方,只是曲怀南年纪大了,嫌这里较为偏远,要从此处走到外头不太方便,所以才搬到另一个厢房去,但是这个厢房的宽大舒适,是别的厢房所不及。

    曲晓晓根本不想让他住这儿,她虽然心里气得要死,但还是得低下头恭敬的问:“请问谷少爷满意吗?”

    谷洞天一走进屋里便左瞧瞧、右看看,一副就是要找碴的嘴脸,他撇撇两片薄唇,“这里的窗子有尘灰,等一下打水来擦干净。”

    曲晓晓完全没看到什么尘灰,但是他这么说,她也只好无可奈何的自认倒霉,谁叫她是服侍他的人。“是,谷少爷。”

    谷洞天往床上一躺,伸出脚来横在她的身前,“帮我脱鞋。”

    她脸色更加难看,这是下婢做的事,她是堂堂的总管,怎么会帮人脱鞋,他想都别想!

    谷洞天晓得她在想什么,他冷冷的道:“你在外面是曲家总管没有错,但是一这个房间,你就是我的小婢,我叫你往东,你绝对不能往西,我叫你坐着,你绝对不能给我站着,就这么简单,你听懂了吗?”

    曲晓晓忍住气,要不是知道曲家没有他就会完蛋,早就赏他几个拳头吃了。她只好又低下头恭敬的道:“是,谷少爷。”

    他的脚很重,她一手托着,另一手为他脱鞋子,待她把鞋摆好,脸上已经香汗淋漓了。

    她用袖子擦汗,抬起头来,正要问谷洞天是否满意,冷不防碰触到他盯着她的眼光,一时之间僵在原地,因为他的神情很奇怪,好像很想把她吞进肚子里。

    这种表情给人有种危险的感觉,曲晓晓被他看得有些不自在,只觉得额上冒出的汗更多,而且背上有阵奇怪的窜过,让她全身不对劲的热了起来,她赶忙忽略这种感觉问:“谷少爷这样可以吗?”

    谷洞天忽然收回眼光,对她冷冷瞥视一眼,口气不佳的道:“不够,还要脱下袜子,而且不只是要脱下袜子,你还得端盆清水来洗我的脚,然后我要小睡片刻,晚饭前你再进来叫我吃饭!”

    你是猪啊,不是睡就是吃!曲晓晓差点就想这么说,但是她忍住,轻声说:“是,我出去拿水,请谷少爷等一会。”

    想不到谷洞天语气更为冷然的道:“你最好快一点,我没有时间等你端半天的水,听见了没?若是你偷懒的话,我就立刻离开曲家!”

    三句话里就有五句是威胁人的,曲晓晓真想破口大骂,但是为了曲家,她只好一忍再忍,“是,谷少爷,我会立刻回来的,而且会快得让你感觉不到我曾经离开过。”

    谷洞天的脸色变了一下,“你刚才的回话是在讽刺吗?”

    当然有讽刺的意思,但是她不会笨到承认,“谷少爷,若是我说错话,请你原谅我,我实在不知道自己哪里说错了。”

    他将脸撒向一旁去,“哼,谅你也不敢,快去做事,我累极了,很想睡了,你快去端水来让我洗脚!”

    曲晓晓立刻去端水。

    谷洞天躺在床上,不过他根本就没有像他说的很想睡,一双眼圆瞪着门,看她到底打水要打多久。

    待她一进来,他就没好气的道:“太慢了,怎么,我叫你到西域去打水吗?还是你到天河去了?”

    曲晓晓很想叫骂,水井在这里的另外一头,她跑得已经够快了,他还敢嫌东嫌西,“抱歉,谷少爷,我已经是用跑的了!”

    她胸前被水盆溅出的水给沾湿,她把水盆放下后,衣服紧贴她胸前。她本来就丰满,只是平常衣服蓬松,没那么明显,但是衣服一湿全贴在身上,足以令男人血脉债张,而她完全不晓得自己衣服湿了之后,会有这样的结果。

    本来谷洞天还要开口骂她一顿,她把水盆放下后,他张开的嘴没有发出声音,但是他的眼睛简直就要凸出来,一副看到什么奇异状况的样子,让他不仅哑口无言,更无法思考,只能紧紧盯住她胸前。

    曲晓晓哪有时间管他,她得先把他服侍好后,才能去做总管该做的事,所以他不骂她、不浪费她的时间是最好的了,以至于她根本就不在乎他在看什么。

    “谷少爷,我要擦你的脚了。”

    她一说话,谷洞天马上就回神,但是他的表情变得很难看,忽然怒吼道:“出去,我想要睡觉,不用你擦脚了,还有你最好赶快回房去换件干的衣服,因为你这件衣服太难看,让我看了心情很不好,只想骂人!”

    耶!现在连她的衣服都有问题了。曲晓晓想问他到底哪里有问题,发现他的双眼一直定在她胸前,一边说一边怒吼,但是眼光片刻都没有离开过,这实在是太奇怪了,所以她顺着他的目光低下头看。

    这一看,她大叫一声,双手掩住胸前,往后退了好几步。

    谷洞天掩住耳朵怒吼,“你叫什么叫!”

    曲晓晓吼得不比他小声,并且激动的指着他,“你都把我看光了,我为什么不能叫?”

    “是你自己一进来就这个样子,你以为我喜欢看吗?哼,比你好看的女子我都不知看过多少,你只不过是上身衣服弄湿罢了,以为你这要腰没腰、要臀没臀的瘦皮猴我会喜欢看吗?”

    她听到他对自己身材的一番批评,不禁怒道:“总之你就是看过了,对不对?”

    “你就站在我眼前,我怎么可能看不到?”谷洞天仿佛事不关己,语气十分的强硬。

    “你的意思是这全是我的错喽?”

    “没错,我就是这个意思。”

    曲晓晓气得还要再骂,突然发现他们刚才针锋相对时,他的目光仍一点也没有转开,依旧停在她湿透的胸前,一点也不认为自己的行径可耻。

    霎时她的脸因尴尬而红了起来,“你……你还看!”

    他显然很难把自己的目光从她的胸前移开,只好对她怒吼道:“你管我看不看,还不赶快去换衣服!”

    “你这个无耻的人,不会把眼睛移开吗?”

    “我若移得开,还需要你来教训吗?”

    “眼睛长在你脸上,你要移开就移开,你分明是要吃我豆腐,占我便宜!”

    谷洞天气得全身发颤,但他就是移不开眼光,像被下了咒似的,最后他似乎使尽全身的力气才把眼睛别开,然后用震天的吼叫大声喊,“出去,我不要你服侍了,别来烦我!”

    “你有病啊你,一下要我服侍,一下不要我服侍,随便你,反正你是大少爷,我是小总管,我出去就是!”

    曲晓晓正怒冲冲的打开房门,谷洞天忽然叫道:“等一下,曲家里里外外男仆有多少,女仆有多少?”

    她不知道他又在发什么癫,只是既然他问了,她只好回答,“曲家人丁少,因此男仆较多,加上长工共有十多个,女婢较少,只有五、六个。”

    “男人比较多是吗?”

    “对!”曲晓晓没好气的应了声。

    她一说完,谷洞天忽然把脸转回来看着曲晓晓,不悦的说:一你等一下出去后,一定要立刻回房去换干衣服,听见了吗?”

    “我换不换衣服干你什么事?”再也受不了他的,而且是她被看光,他不知道在气些什么,让她完全搞不懂,她也顾不得什么主仆之分了。

    他从床上翻跃而起,“我叫你去换衣服,你就去换衣服!”

    “不要,我就是要让它自然干!”

    谷洞天不发一语,开始脱衣服。

    这个家伙究竟要干什么啊,竟然在她面前脱起衣服来,她是黄花大闺女耶。

    曲晓晓一急之下,连忙要奔出房间,想不到他脱衣服的速度不但快,抓她的速度更快,她还没踏出门口,就被他的长手捉住。

( 泼妇女总管 http://www.xcxs3.com/1/1811/ ) 移动版阅读m.xcxs3.com


如果您喜欢,请把《泼妇女总管》,方便以后阅读泼妇女总管第二章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泼妇女总管第二章并对泼妇女总管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