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情转移

49.禁禁忌关禁系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唐朝僧人 本章:49.禁禁忌关禁系

    以女婿的巨龙度岳母的玉府,把女婿的快乐建立在岳母的快乐之上,吕毅终于志得意满的抽出巨龙,浓白的岩浆从娇艳的玉壶与菊蕾中流淌出来的同时,妈妈的花巢深处无意识一阵一阵不可控制地颤抖,滚烫春水泄洪一般冲了出来,湿透了沙发与地毯,真是诱惑之极。

    奄奄一息的妈妈慢慢的苏醒过来,羔羊般任由吕毅将她搂在宽敞结实的胸膛上,细细品味刚刚的惊涛骇浪快感。

    “你这个大坏蛋,以后让我怎么面对女儿思思啊?”妈妈在满足之余,一丝忧愁又上心头。

    “岳母,你和思思都是我的今生最爱,无论用什么方法,我都要征服她。”吕毅表情坚决。

    “你不能打她伤害她。”妈妈担心吕毅使用暴力。

    “岳母你放心,我不会用暴斗力的,我会用一些大家都开心的方法,让她也接受你的存在,思思说了,我不能出去玩别的女人,但是岳母你怎么能算别人呢,再说,我能填满岳母的空旷寂寞,让岳母开心快乐,她一定会开心的。”

    “但愿这样吧。”妈妈幽幽的叹了口气。

    “岳母,你长得国色天香芳华绝代,怎么还跟似的紧窄,更是七大名器之一的水漩菊花,妙不待言,如果没人玩,那岂不是暴殄天物”

    “你这个坏蛋怎么懂得那么多乱七八糟的东西,什么叫水漩菊花啊?”

    “水漩菊花就是岳母你这样的,动情时跟玉壶一样会有水润滑,而且里面还是旋转式的,所以叫水漩菊花,这是万中无一可遇不可求的绝世珍品。岳母,你身上有如此名器,怎么会留到今时今日,莫非是特意为小婿而保留的么?”

    “你以为个个都像你这么野蛮,都没经过人家的同意就乱来。”妈妈轻微的拧了一下吕毅的手臂:“羞死人了,不过刚才的感觉真的很奇怪。那你说有七大名器,那另外六种是什么呢?”

    “另外还有六种就是春水玉壶,比目鱼吻,重峦叠翠,朝露花雨,碧玉老虎,玉涡风吸。”

    “你老实交待,以前玩过多少女人?还碰到过其它的名器吗?”妈妈突然问起了吕毅的风流韵事。

    “岳母,其实我并没玩过多少女人,除了你跟思思以外,就是前女友徐洁,她不是什么名器,另外还有一个女人,是名器中的碧玉老虎。”吕毅的眼神有点飘忽异常,似乎有什么话要说。

    “哦,她是谁啊?就是给你发信息的那个人吗?”妈妈很感兴趣。

    “是的,岳母,我跟你实话说吧,因为我希望以后你跟思思也能接受,她其实就是我的xxxx。”吕毅语出惊人。

    “什么,这个,,,唉,想不到你们也会做出的事。”妈妈自从知道小刚跟秦香岚,小雨跟苏秀兰,李俊立跟赵雅这些亲生母子的事后,本觉得人伦错乱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但是没想到女婿吕毅也xxxx。

    “是的,岳母,我觉得这是身体与精神的双重释放,更有强烈的快乐感觉,我跟你做的时候觉得很舒服,比跟思思做还要舒服。”

    “你们男人真的很坏,却又无可替代,我们做女人的只好默默接受了。”妈妈似乎并不反对吕毅的说法。“不过,你能不能答应我,我女儿才是你最重要的女人。”

    “岳母,你和思思对我来说都是同等重要。还有生我养我的妈妈,我会用最大的努力来让你们幸福快乐。”吕毅话师一转:“一个女人根本不能满足我,如果你跟思思和我妈妈能够同床连欢,和谐相处,那我以后就再也不会找别的女人了,好吗?”

    “我都被你这样子了,如果妈和思思也能接受的话,我还有的选择吗?”

    “嘿嘿,我妈妈那边肯定是没问题的,思思的工作让我来做,我会有办法的。”

    “真是大坏蛋”妈妈又是娇嗔一声。

    “岳母,你刚才还叫我好哥哥呢,,,我喜欢你以后都叫我好哥哥,,,”

    “才不要呢,,,你这个大坏蛋,,,啊,,,”妈妈一边娇笑一边忸怩

    “叫不叫?不叫的话我又要来了,,,”吕毅作势欲上。

    “啊,,不要了,,我叫,,,叫,,,好哥哥,,不要了,,,人家受不了了,,,”又是一阵打情骂俏,嘻笑娇嗔,风暴才慢慢的散去。

    吕毅觉得心理上的满足尤胜于身体上的满足,他常常自诩为自己是一个积极向上的人材——不对,应该是鸡鸡向上的霪材,如果现在的奥运会有做.爱比赛这个项目的话,他肯定能够傲视群雄,荣膺奥运会冠军。当然,按他的理论,如果世界上有诺贝尔美丽奖的话,那么妈妈绝对可以获得诺贝尔美丽奖,当之无愧。

    这两个都是我最爱的人,对我来说,他们的精彩结合是意料之中,情理之外,只是以往的意料都是朦胧之中,这一次,他们就在我的眼皮底下进行了一次灵与肉的完全沟通,将这么一个遥远的画面清晰的呈现在我面前。在我的内心里面,或许有些怅然若失的感觉,我推门而进,指责吕毅没人性,连自己的岳母都敢强行占有。上帝造人,怎么连他这样的人都造了出来。

    吕毅对我的突然出现并不惊讶,也许他早就知道我在门外偷窥。他的解释同样也是从人性出发,他说:见苦难而生悲悯之心,那是人性;临巨款而萌盗窃之意,也是人性。同理,他作为一名正常的男性,见到妈妈这么一个倾倒众生的美妇人,泯生爱慕乃至占有之心,亦属人性之范畴。

    我哑口无言,对吕毅,对妈妈,我无怨无恨。也许觉得吕毅说的有道理,抑或自己的潜意识就有这样的一种观念,妈妈把自己养育的这么大很不容易,该是报答她的时候了,只要她能快乐起来,一切美好的事物都愿意跟她分享。尤其重要的一点:一切都已既成事实,无法逆转挽回,干脆痛快的接受,这是目前能够找到的最好办法。

    灯光映照,只见妈妈在吕毅的宽大怀抱里,浅睡,香体盈人。吕毅与我的一番对白,尽管都是压低声音,却不免惊醒了她,睫毛颤动,美眸缓缓睁开,“思思吕毅”妈妈脸上的表情既羞愧又尴尬,挣扎着娇躯意欲脱离吕毅的怀抱。

    “妈妈,就让你的好哥哥抱着你吧。”我柔声抚慰她,吕毅自然也是紧紧抱着她。“该发生的都发生了,不该发生也都发生了。男人很坏,却又无可替代。妈妈,这是你说的。”

    “你是不是又偷看,什么都知道了。”妈妈低着头羞愧的说。

    “嗯,妈妈,我都看见了,刚才你还叫吕毅好哥哥呢!如果要挣扎的话你早就应该挣扎了,也不用等到现在。”

    “我我刚才也拼命挣扎,可是”妈妈满脸通红,呐呐着说不下去了。

    “吕毅,以后未经我妈同意,你绝对不能像今天这样强行使蛮,否则我跟你没完。”我用力在吕毅的手臂上扭捏一会,趁吕毅略微松手之际,妈妈总算挣脱他的怀抱,坐在沙发上。

    “思思,对不起”

    到了这个时候还有什么对得起对不起的,吕毅唇沫四溅,口吐莲花,让本来就既成的事实更加显得堂而皇之,合情、合理、合法。而我在旁边虽然说不上煽风点火,却也点头默认,表示认可这种关系。

    “你这个人真坏,把人家母女俩都玩了,还这么多的歪理斜论。还有女儿你也真是的,既然一早就在旁边偷看,为什么不早点阻止这个大坏蛋呢。”事已既此,妈妈也无法挽回,只是出于一个母亲的尊严,口头上免不了要嘀咕数落。吕毅就像是一个解放军,让妈妈身心得予解放,而在吕毅的长枪巨炮的逞威之下,妈妈再也不可能回到解放前的煎熬岁月。

    “岳母,小婿的萝卜还好吃么?”吕毅搂着妈妈说俏皮话。

    “现在感觉好疼,你这个大流氓,竟然这样欺负我。”妈妈风情万种的娇嗔着,吕毅凭一已之力,让她不知多少次,而且吕毅花样百出,让她尝试了闻所未闻的乳.交,还夺取了她的地,让她享受了有生以来最强劲的快.感,怎么能不屈服。

    “妈妈,没有经历过疼痛的幸福,就不是真正的幸福”我也搂着妈妈,跟吕毅一起将她夹在中间“刚开始的时候我也觉得好疼,现在就习惯了”

    “你们”妈妈站起了身,不再接这些话茬,把衣服一件一件的穿戴整齐。然后转身问我吃了饭没有,我说不饿,只是吕毅可能还没吃饱。

    “坏蛋,你还没吃饱吗?”妈妈瞪了吕毅一眼,却见吕毅坏笑着挺了挺巨龙,它似只铁公鸡般尤自昂首挺胸,死不低头,让人心惊肉跳。“你这人怎么如此强悍,别再打我主意,你的未婚妻就在这里呢。”

    “岳母,你刚才还说可以同床连欢的,这么快就忘了吗?”

    “是啊,妈妈,我刚才好像也听见你答应了吕毅,到底是真的还是开玩笑的。”我也循着吕毅的问题追问妈妈。

    “都这样子了,还有什么真的假的。”妈妈最终把高跟凉拖穿上,“现在全身都软绵绵的,哪里还经得起折腾。你们爱怎么搞就怎么搞,我冲凉去。”说完后,婀娜多姿地身躯一步三摇进了浴室,吕毅故作殷勤,说要帮妈妈放水,却被妈妈推了出来。

    “你也别打我主意啊。”我见吕毅被妈妈推了出来后,把殷切的目光转向了我。“我大姨妈今天来了,你就好好的做一回中华鳖精吧。”

    “唉,也只能这样了。”吕毅故作姿态的摇了摇头,也把衣服穿好。其实他今天已是相当满足,只是还有些许余威而已。

    “吕毅,跟我说说你跟妈的事好吗”虽然说今天身体不便,但是我很乐意倒在吕毅的怀里呼吸他的男人体味。

    “怎么不叫老公了?”吕毅指弄着我的长发。

    “老公,说说你的故事嘛。这事情你还打算瞒我多久,再不说我就生气了。”我说。

    “嘿嘿,$第*一*文*学*首*发$这样吧,明天叫你的未来婆婆来跟你说好吗?”吕毅并不打算瞒着我,不过他没有将这事叙述出来,而是将

    这么一件事转移到他妈妈吕慧的身上。

    “妈会把这样的事告诉我吗?”

    “当然会,我们以后都是一家人嘛。”

( 迷情转移 http://www.xcxs3.com/1/1798/ ) 移动版阅读m.xcxs3.com


如果您喜欢,请把《迷情转移》,方便以后阅读迷情转移49.禁禁忌关禁系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迷情转移49.禁禁忌关禁系并对迷情转移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