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流猎艳录

第二世章, 离别,身世,奇能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无思无为 本章:第二世章, 离别,身世,奇能

    清晨的阳光分外刺眼,段天崖醒来的时候感觉浑身清爽,舒坦无比。伸手往右边一摸,大惊,余香犹在,人已无影,掀起被子一张淡紫色纸戈滑落与床下。

    天崖:

    我走了,来的时后是你送我来的,走时却是我一个人。

    本来那次发生意外之后我就要回去的,可是我没有,你知道是为了什么吗?

    我想,那是因为你!

    这半年的时间太长了,不过临别十分我觉的太短了,真的太短了,但是理性告诉我,我不得不走。

    为了我,更我了你,这段时间,你的学习还是受一些影响,我希望你考上我上的学校,你知道吗?

    在他出事后,我觉的我从此之后不会爱了,也不会再爱上任何一个人,但半年之后,我发现我错了。而且错的很离谱!

    我无可救药的爱上了你,我的学生。老天真会作弄人啊!

    我说为了自己,是说我不知道这种感情是否是被称为孽情的感情,还是真的情缘。我需要时间来思考,你也要思考。更要好好用功,听说你的家境不好,考上一所好大学对你来说是个不错的出路。

    时间能检验一切,包括感情!我自己都非常奇怪,我与他恋爱八年,第一次却给了你,我真的弄不明白这是为了什么,当然,不管以后如何,第一次,我都不后悔。我相信,如果有缘我们肯定还会相见的,就让这离别为我们的再次相逢助兴吧!我会在另一个城市为你深深祝福的!另外送你一首最能表达我此时心情的磁带一盒——歌名叫作《当我遇上你》,想我的时候就听听,我的千言万语这首歌更能表达。

    再见了,我的学生,在再见了,我的爱人!

    美然

    转过头,段天崖看见床头上留有一suoli随身听,打开一看,里面已有一盒磁带,摁了一下电钮,几秒钟后响起了那首他很熟悉的音乐。

    {当我遇上你}

    短短一生太多的变化

    难得又慢慢步入了平凡

    忘掉了多不想失去,却终于失去他!

    偏偏空虚心里多记挂,

    风吹不息有似真似假,

    前路我可不惜一切再编织一个家!

    现在不想想了,不想烦,

    有谁人谁人令我不再惊怕!

    遇上你你知道吗?我不能一息间将你等与他,

    是你在旁牵起了变化,

    心苦也不禁说出这段情话,

    是爱你你相信吗?

    我竟然经得起心痛的伤疤!

    在那最后一刻!

    你不经意间永远已替代他!!!

    段天崖的泪水顺着脸颊无声的流下来。看着屋中已收拾的很干净,基本上没有她的东西了,他的伤悲尤甚,因为他不知道这离别是一时还是一世。

    他深呼吸了一口气,走下了床,大臂一展掀起被子,他要把这里做最后的整理,叠好被子,置与床头,他发现了几多鲜红的血梅花印在床单上,零零散散,大小不一。

    段天崖知道,这是他们爱的见证。

    嘴角不由显出一丝微笑,自己不是个伤感主义者,所谓近朱者赤近墨者黑还真不得不承认!拿起随身听与那张紫色的纸戈关门而去。留下窗外的小鸟叽叽哑哑的叫个不停。

    时间很快,模拟考试之后,师傅写信让他回去一趟,段天崖就回去了。

    当!当!当!段天涯高兴的敲着庙门!

    开门的是静一师傅,静一见是段天崖也很是高兴,“是天崖回来了,我来给你拎包。”

    段天崖还没来的及说不,他身上的包已被眼前这个中年的和尚给拿在手里了!不过跟眼前的这个和尚他是不会客气的,他从小是基本上被这个和尚带大的!“快进屋吧!师傅在等你!”

    “我是好长时间没有见到他老人家了!”

    “是啊!别看平时师傅寡言少语的,你快回来了,他老人家已在我的耳边念叨好几天了!”

    天崖很是感动,这个师傅对自己不是可以用好就可以形容的,既是他师傅,又象他爷爷,从小到大很多事都把他安排的好好的!

    进了佛堂,一个满脸高兴的八十岁有余的老和尚走上前拉住段天涯的手,“天崖,你回来了!”

    “见过师傅!”段天崖扶起他,“不必行礼了!”

    “那怎么行,礼是少不了的,不等老和尚阻拦,段天崖就板板正正的在地上磕了三个响头!

    老和尚一脸满意的看着站起的这个精神下伙子,“好啊!回来就好,我正有事要跟你说,静一,去烧水给天涯洗澡,天崖随我来!”

    老和尚拄起桌边靠着的禅杖,一马当先,大步跨了出去,段天崖不知怎么回事,一头雾水,跟了出去。

    段天崖见师傅去的方向是自己家的方向,不由问师傅:“是去我们家吗?”

    老和尚不回答,而是边走边说:“段天崖你记得你今年多大了?”

    师傅,如果我没记错的话,我今年这几天就十八了!

    你的记性不错,过了明天子时,你就是整整十八岁了!

    “你知道我今天打算跟你说什么事?”

    “段天崖!愚徒不知,请师傅明示。”

    老和尚:“是时候了,十八岁,早运已过,我也该跟你说说你的身世了,有些你该知道的也到了你该知道的时候了!“

    段天崖仍是一头雾水,“师傅,我不是很普通的一个人嘛!难到我还有什么特殊的吗?”

    段天崖家离寺庙本就不远,没过好长时间,两人已到了段天涯的家。

    一处古朴的房子,是一个四合院,横八间,竖四间,连之以围墙,虽气魄尚有,但年久失修,风光不在。

    老和尚指着屋西处一指,“天崖,你看那是什么?”

    天崖顺着师傅的手指,看见了在他家的荷塘周围的桃树不知何时开满了桃花,他有些奇怪。师傅:“在我印象中,这些桃花是从来也不开花的,今年是怎么了?”

    师傅难见的露出笑容,这个桃花从今年就开始怒放,而且经年不谢!

    段天崖以为听错了,笑问师傅:“师傅糊我吧,桃花都是一年只开一次的,怎么会有四季常开不谢的桃花,那岂不是天下奇闻!”

    师傅严肃道:“天下奇闻何足道,五行之中,三界之内,有符合规矩的正常的,就相应的有一些异类,比如说你!”

    段天崖有些惊讶,这些话要是别的哪个不知好歹的家伙说出来,说不定他已拳头伺候了,不过这话是从他尊敬,仰慕的,对他有再造之恩的师傅口中说出来,他就不得不得想师傅话出必然有因。

    看着段天崖迷惑的眼神,师傅:“自然界中一切皆有因果你相信吗?”

    说实在的,段天崖对师傅的这话很有疑问,他虽然在寺庙长大,学了很多佛家经典,但是他大多数时间都是在学校度过的,学校的教育是教导学生不要迷信,这个世界是无神的,人的命运全靠自己把握,不知什么时候宇宙来了一次大爆炸,形成太阳系,形成地球,形成水,细胞,后来有了鱼,鱼上了岸进化成猴子,猴子爬累了,站起来的,便成了人!”

    不过这套理论没有解释宇宙是怎么来的,宇宙外面是什么,宇宙是不是最大的,宇宙大爆炸是怎么形成的!等等很多问题”

    “天涯,你在听我说吗?”

    段天崖四顾茫然,不住点头!

    老和尚没有生气,而是说:“天涯我讲的因果你有疑问是吧?”

    天崖不知怎么开口,他既不想骗师傅也不想骗自己,不知怎么回答!

    老和尚:“天涯,我可以跟你打个赌,我要能说出你刚才想什么,你就必须相信师傅说的因果!”

    天崖也来了好奇:“师傅,虽然我知道师傅很厉害但你说你能知道我想么,徒弟确实不相信,况且就算师傅说出了我想什么,这与因果也没什么关系!

    老和尚:“因果的意思是说宇宙是一个基点,一切的一切都是发自于这个点然后回归于这个点,你刚才想的事虽然是你刚才一刻想的,但在宇宙中早已留有印象,我只要感知宇宙中的那一丝印象,我就能说出你的所想,但是你的所想的过程的因不是我造的而是你身身世世那个不灭的灵魂早就印证的,我只是一个重复一下,因在与你自己!”

    师傅说的有点玄,不过好想又有点道理。如果他真能说出刚才所想,那不是真有因果,一切都是注定的!

    段天崖有点觉的恐怖,但也有些渴望,“师傅你说说看,我刚才想的什么,你能说出我就信你说的因果是事实存在的!”

    老和尚仔细看了段天崖一会,你刚才想的是:“学校的教育是教导学生不要迷信,这个世界是无神的,人的命运全靠自己把握,不知什么时候宇宙来了一次大爆炸,形成太阳系,形成地球,形成水,细胞,后来有了鱼,鱼上了岸进化成猴子,猴子爬累了,站起来的,便成了人!”

    段天崖几乎呆了,师傅说的就是自己刚才所想的。几乎一个字都不差,要不是师傅,他甚至骇异是有人把他的想法录了音!

    段天崖笑了!

    老和尚也笑了!

    段天涯是这样一种人,他要不相信的事,若你不能证明给他看,就打死他也不会相信的!

    若你能证明给他看,他就会反过来研究这见事。

    段天崖:“师傅,你是怎么做到的!”

    老和尚看着段天崖的印堂良久不做言语,你近来有艳遇,并且已经发生!

    段天崖心中猛的一震惊:“师傅,不是吧,你连这个都能看出来,太神了!你这本事可要教我!

    老和尚不以为然,雕虫小计,我的许多书中记载的都有,你去跟静一要就可以学。

    老和尚忽然转头遥看西北部的天空,天崖:“我想跟你讲一个故事,你愿不愿意听!”

    段天崖感觉师傅今天不同往日,连他有艳遇的事都说,这回又不知会听到什么奇闻怪事,岂有不想听的道理。

    “师傅,你想说什么,就说吧!”

    “好吧!十八年前的一个雨雷交加的夜晚,八百年都没有临世的紫微亘大星天煞孤星突然降世!”

    段天崖很好奇,以前只有在神化故事中听到的乱七八糟的都被师傅搬出来了,可是自己居然一点又都无法否定师傅说的任何一句话。

    “天煞孤星是颗什么星,我只听三国演义中说诸葛亮五丈元拜北斗什么的,诸葛亮是颗什么星,应该是一颗大星了吧!”

    “诸葛亮只是一颗辅星,他再聪明只能助人成事,况且他逆天而行,欲靠个人力量统一天下,不自量力。蚍蜉捍大树而已!又有什么值得说的!”

    段天崖想不出被称为智慧化身的诸葛武候被师傅说的如此不济!

    “那师傅,这天煞孤星诞生的人有什么特征?”

    老和尚,掳掳胡须,中字中语,“目中无人,气血方刚,六亲不靠,自主沉浮,一世孤独!

    “天煞孤星是颗孤星,能吸引任何人,但与任何人都难以长久为伴,特别是对近亲属极为不利,一般六岁之前,三代五服以内近亲属都会因为一系列的天灾相继归去。

    段天崖感觉一种从未有过的恐惧涌上胸头,“那个十八年前诞生的天煞孤星的亲属怎么样了!”

    老和尚摇了摇头,很深的叹了一口气,“他的爷奶父母叔姑三代五服以内一十八口在他五岁之前就相继因为疾病,车祸,痨病,精神病而相继西归。”

    段天崖饶是胆大无比也不由的吓出一身冷汗!

    “师傅,我可不可以知道那个天煞孤星是谁!”

    段天崖的手心已出汗了!尽管师傅从不跟他说自己的身世,但是师兄还是或多或少的跟他说过一些,他不知为何自己既没有父亲也没有母亲,小时上学他总是因为这件事被学生欺负,而他总是不顾一切与欺负他的同学死打一架,从不管欺负他的同学是多高多大他打不打的过!

    他经常被那些比他大许多的高年级学生打的遍体鳞伤,鼻青脸肿,但是师兄无论怎么问原因他都不回答,眼泪在眼睛里一圈一圈的转,他也是强忍着不让他掉出一滴!

    听到师傅这么说,他的眼泪再也人不住了,豆大的泪水无声的在空中滑落。

    “老和尚仰天长叹一声,你就是天煞孤星!”

    段天崖的心都碎了。想不到自己就是就是家庭不幸的罪魁祸首!

    老和尚用佛袖拭去段天崖眼中的泪水:“天涯啊!不幸与幸运总是相辅相成的,你只注意大你的痛苦,其实你因为有这样的身世而获益菲浅!”

    段天崖奇怪的看着师傅!

    老和尚换了一副温和的面孔,“你想啊!若不是他们的早早离去,我们也不会相遇,你的十八般兵器又怎么会使的那么好,况且他们要是都在,你这样一个独子独孙他们不知有多溺爱你,你又怎能磨练成现在刚柔并济的性格!这些对你以后的人生经历都将是非常有用的!

    段天崖发现师傅突然笑的很开心!

    段天崖不明就里,“师傅怎么这么开心?”

    老和尚望着苍天,“天崖啊!师傅总要去的,而你身边将会有更多爱你照顾你的人,师傅也踏实了!”

    “你是指?”

    老和尚忽然显现开朗的一面,“比如说你的那位女老师!”

    段天崖的脸忽然刷的红了,“师傅!”不过心里却是很开心,要知道女人的爱与别人的爱不一样,有时是痛彻心悱,有时却鲜花烂漫。

    老和尚继续道:“老和尚也不是生来就是和尚,我也年轻过,出家之前我也有一个很爱的女人,只是后来的一切是人无力把握的!说着说着他的神情开始暗淡起来!”

    段天崖很想听一听,“师傅能不能说给徒弟听一听?”

    老和尚笑了,“给你个梯子你就上房揭瓦!长叹一口气,前程往事不说也罢!”

    “你的内力练的怎么样了?”

    段天崖二话没说左手从地上举起一块砖块大小的岩石,几乎在运气的同时右手雷霆电击般拍向那砖块,没有听带一丝声响,岩石已化成颗颗细沙砾,一阵微风吹过,四处飞溅!

    老和尚欣慰的点点头,“你的功夫这两年确实大有长进,不过光这些还远远不够!”

    “习武虽说是为了健身,但真正的情况十之八九都是为了打斗!从根本上讲,功夫是一种人们为了争夺既得利益的手段!你现在的功夫虽然跟一般习武者相比有优势,但与现代武器相比却有致命的劣势!”

    段天崖不解的看着师傅!

    “现代武器讲究速度!而我们的功夫讲究内在的修为,本来各有所长。但气功有一个致命的弱点,当一个人在无意识面对现代武器时就一点也讨不了好!因为运气的时间没有子弹射击的快。”

    “我曾经见过一位气功练的相当不错的高手,他在运好气准备充分的情况下普通的六四手枪发出的子弹对他是没有作用的,他能用强大的内力在自己的十厘米以内形成一个强大的气场,高速运转的子弹在接近他的身体之前的一刹那,他强大的内力可以把子弹引偏,他却安然无样!”

    “不过为师觉的他的功夫除了表演,毫无作用,在临敌时谁会等你一切准备就绪再发弹!”

    “所以我想让你获得对付现代武器方面的突破!”

    段天崖兴奋极了,“师傅,我该怎么做?”

    老和尚看着远方即将落山的红日,“今夜子时你随我来,我将为你添功!走吧!我们现在回去!”

    夜里,天上的星星一闪一闪,老和尚左手拖着一个鸡蛋大小的夜明珠,右手拄着钢杖领着段天涯向前走!

    夜明珠光芒四射,把四周照射的犹如白昼。

    段天崖从没见过师傅拿出过这个宝贝!

    师傅,这个夜明珠真不错!

    老和尚笑起来,“怎么,你想要?不过你听说这个东西的来历,你就不想要了?”

    “这个东西是我门龙云寺的镇寺之宝,只有主持才能持有,我也是在我的师傅坐化之前才传给我的!你想不想要?”

    “呵呵!师傅你想叫我接你的班啊!这个活我可干不来!”

    老和尚长叹一口气,”可别说为师不把宝贝传给你,是你不要啊!”

    段天崖还想说什么。

    老和尚:“到了。”

    段天崖这才仔细往四周瞧,他们来到他家东厢房边上的水井旁。

    老和尚指着一口大井,“天崖你往下瞧瞧!”

    段天崖看见一个恐怖的现象,只见直径约5米的大井不断向外翻涌着水花,水从中间不断向四周冒,更为奇异的是井水一会变蓝,一会儿变黑,一会变红,颜色变换的时候,水面色泽萦绕,似隐似幻,很是诡异,饶是段天崖胆大,见到这个场面也不由自主的拽了拽老和尚的佛袖,轻声问:“师傅,这里面有什么东西?”

    老和尚附在段天崖的耳边:“天崖,马上考验你的时刻就到了,这里有一条恶龙,已在这里修练999年了,今晚子时三刻将在此籍着雨势成精升天。”

    段天崖看看天上,月儿弯弯,星星闪闪,没有一丝要下雨的预兆,“师傅,天会下雨?”

    老和尚不理会他,只顾说:“待会子时三刻,恶龙会把他999年籍内力与吸取日月精华修练的龙珠用水花喷出,你见我的动作,我用钢杖把那珠子撩过来。递到你手上,你伸手抓住,立即吞进腹中,明白吗?”

    段天崖有无数的疑问,不过他知道现在不是问的时候,先照师傅说的做,得手之后再问!想着即将发生的匪夷所思的状况,他的心已在怦怦乱跳了。

    几分钟之后,四周突然刮起了一阵狂风,一股黑云从井口向外散去,黑云离开洞口不但没有被风吹散,反而越散越大,升向天空,最后月亮与星星都看不见了踪影,一阵电闪霹雳,瓢泼的大雨从天上倒了下来!

    段天崖没想到师傅说的这一切都是真的,赶紧低头看水井,只见一个夺目璀璨的鸡蛋大小的珠子正在缓缓的浮出水面,珠子的颜色一会红,一会黑,一会蓝,煞是奇异,段天崖紧张极了,手都抖起来,“终于来了!”

    井水翻滚的越来越快,雨下的也越来越大,水花也被一股奇异的力量不断往上喷,托着那颗珠子不断向上升,而且上升的速度越来越快!

    待要升到与井口平行的时候,老和尚大吼一声:“动手!”

    老和尚挥起钢杖,长臂一挥,刚好够着珠子,运气一撩珠子脱离水花直飞向段天崖的手里。

    段天崖也毫不含糊,抓起珠子就往嘴里吞,拔腿没命的往前跑。

    在狂奔五十米之后,后面传来一阵撕心裂肺的狂吼声,他回头一看,真个把他吓呆了,只见井上面十米左右,正有一个挥舞着利爪,身上三种鳞片不断变换头似传说中龙型的家伙正用大嘴利齿咬着师傅的腰部,尖牙已经戳穿了师傅的肚子,不断有血流下来。

    师傅!段天崖几乎发疯了,拼命的往回跑!

    天崖,师傅用仅有的力气吼叫到:“你别过来,你要有事,师傅死都不会瞑目的,你听到了吗!

    “不,师傅,我不能听你的,段天崖继续狂奔”。

    突然,老和尚哈哈一阵狂笑,举起钢杖往自己的身体狠狠一插,钢杖穿过了老和尚的肚子,也插进了恶龙的头里!

    “哦!啊啊!哦啊啊!哦啊啊啊啊啊!”一阵阵天动摇的凄厉吼声向四面疯狂扩展,井上一道激光般摄眼的亮光突然闪起,瞬间,段天崖什么也看不见了,只听见天际传来师傅的声音:“天-崖,为-苍-生——造-福-啊!南-无-阿-弥-陀-佛!”

    段天崖的脑子一片空白,双膝缓缓的跪在地上,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这是一个帅男与九十九个美女的浪漫故事,请你一定要到“世纪文学”注册,收藏,推荐这本书,你不看这本2008最刺激,最火暴的艳作,你将把肠子都要悔青,看不完这本书你将后悔三生~~~~~~~

( 风流猎艳录 http://www.xcxs3.com/1/1781/ ) 移动版阅读m.xcxs3.com


如果您喜欢,请把《风流猎艳录》,方便以后阅读风流猎艳录第二世章, 离别,身世,奇能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风流猎艳录第二世章, 离别,身世,奇能并对风流猎艳录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