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宋桃花使

第322节 痛快淋 漓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一剑落英 本章:第322节 痛快淋 漓

    施全让她逼的只好应战,他拿了酒碗刚站上油坛子,冯婉道:“不许你故意输了让我,你要是故意让着我,就是看不起我们冯家。”

    她这个话说的有些重了,施全道:“好,我也来真的,不会让你。”

    冯宝过来给施全手里的酒碗倒满,施全刚刚要举起来直臂往嘴里倒酒,冯婉道:“还没有约定赌注呢,喝了也不算。”

    施全道:“你不是刚才已经喝过一碗了么?”

    冯婉道:“那是你刚刚和我哥比过一场,马上再跟我比有失公允,我先喝一碗,我又是女子,这样才算公平一些嘛。”

    施全只好道:“还要约什么赌注,不就是输了的人明天早上一大早去御廊大街骑猪么?”

    冯婉道:“谁输了谁去御廊大街骑猪?”

    施全道:“你要觉得赌这个不好,就赌点别的也行。”

    冯婉摇摇头道:“就赌这个,只是我怕你不想让我出丑,故意输了,别人又看不出来你是不是故意的,这样就不公平了。”

    施全笑了,道:“放心好了,我一定全力以赴,决不相让,难道我想去御廊大街骑猪么?”

    冯婉道:“那可不一定,至少这个你虽然不想去做,但不是你最害怕的,找个你最害怕的事来赌,你就不敢故意让我了,就像我现在很怕明天早上去骑猪,所以肯定全力以赴。”

    施全望望冯宝冯庆,然后道:“我最害怕什么?最怕蛇?最怕别人当面骂我贼配军?还是最怕没有酒喝?好吧,我若是输了,就三个月不喝酒,这个我最怕的了。”

    冯婉道:“你这个也太轻描淡写了点……”她的话音未落,围观者中间不知道谁喊了一嗓子:“施二郎最害怕娶了你当新娘子!”

    所有人都哄然大笑,冯婉再豁达再不会害羞,也不禁微红了脸低头笑了笑,施全也让这个话说的尴尬,向喊话那个人道:“就你知道的多,要不你过来我们俩比一比看看?”

    那人在人群中道:“我和你比什么,赢了冯姑娘也不会看上我,谁像你,输赢都是占便宜的好事。”众人又是一阵哄闹。

    施全笑笑转过头来,只见冯婉单手叉了腰间,站在油坛子上,端着空酒碗向施全道:“就赌这个,你敢不敢?”

    别人问施全敢不敢,无论是任何事,自小到大他都是马上回答“敢”的,此时此地施全却人生第一次没有马上回答这个话了,他刚一犹豫,人群里马上就有好事者喊道:“敢!当然敢了。”又有人道:“施二郎,你这个时候可不能认怂。”

    冯宝道:“施二郎,自小到大我真是看错了你,没想到你这般胆小如鼠,我妹子又不是母老虎,又不是丑八怪,你看着你自己一个八尺大汉……你还不如我妹子一介女流,我真瞧不起你。”

    施全扭头看看冯婉,冯婉正微笑着望着自己,施全把酒碗一伸:“谁说我不敢,倒酒倒酒,我有什么不敢的?”

    冯宝过来把他碗里倒上酒,冯庆也越众而出,提了酒坛子走到冯婉面前笑道:“我的亲妹子,为了把自己嫁出去,该拼命时须拼命,输了,猪二哥可以替你骑,你不用担心,这是自己家里,喝多了也不当紧,冯家上上下下此时此刻都为你摇旗呐喊。”

    众人又是一阵笑,冯庆的妻子也抱了刚出生不久的儿子过来,道:“让他也给姑姑助助威。”

    冯婉先不让他倒酒,自己从油坛子上下来,伸手到脑后把头发再挽好,捋起袖子,冯宝还过来找个布把她准备要踩着的油坛子擦拭几下,众人看冯家兄妹认真应战,都嘻嘻哈哈笑了起哄,场面很是热闹。

    冯婉重新又站上油坛子,冯庆为她倒满酒,冯婉把酒碗向施全示意一下道:“施全,开始了啊。”她此时又不叫“全哥”,而又直呼其名了。

    施全伸直臂倒了自己一碗酒,扭头看去,冯婉已经也完成一碗,这个比赛并不在意谁倒洒掉了多少,喝了多少,只要你在油坛子上站着,就不算输,大家乐呵看的是你淋的一脸一身的狼狈相。

    冯婉道:“再来。”冯家兄弟又为二人各自倒了一碗,重又开始,四碗之后,施全是和冯宝斗酒时,衣服就被酒水淋湿大半,此时冯婉也是衣襟肩头全是酒湿,连头发都往下滴水,真正喝下去的其实有限。

    冯宝看施全果然是没有想让着冯婉的意思,暗暗着急,他给施全倒了第五碗酒后,并没有让开一些,施全仰头直臂倒酒时,冯宝使坏,偷偷的用足尖踢了一下施全脚下的油坛子,这油坛子本就是又光又滑,躺着放在地上,给他这么轻轻一踢,施全马上就从油坛子上滑了下来,未倒完的半碗酒全都洒了。

    冯宝大笑道:“你输了。”他看冯婉那边还在倒酒,走过去喜道:“不用比了,施二郎已经输了。”

    冯婉还是倒完了那碗酒,她虽然脸上身上都是酒,但是面上难掩喜悦,笑吟吟的看着施全。

    冯宝向施全大声喊道:“施二郎,你认输了没有?”

    施全道:“认输了。”

    冯宝笑道:“愿赌服输,你可不许耍赖。”

    施全道:“你不耍赖我也不会赖。”

    冯宝大笑道:“不就是去御廊大街骑一下猪么,这个脸丢的真是值得。”

    冯婉从油坛子上下来,径直走到桌前,提起一坛子满满的酒坛,举过头顶把这坛子酒全部倾倒在自己头上,好好的把自己淋了一下,然后把空坛子摔在地上,跌个粉碎。

    冯婉晃晃脑袋,抖落一下头发上的酒水,然后用手在自己脸上上下抹洗了几次,无人知道她是抹了脸上的酒水,还是还夹杂着一点开心的眼泪,只有她自己一个人知晓。

    这一淋一摔,怎生的淋的自己快意当前,摔的心情痛快淋漓,人最痛苦的事是求之不得,人生最快意的事,也莫过于求了多久,求的辛苦艰难,得到的那一刻钟,喜极而涕不仅仅是动词,还可以是形容词。

( 大宋桃花使 http://www.xcxs3.com/1/1698/ ) 移动版阅读m.xcxs3.com


如果您喜欢,请把《大宋桃花使》,方便以后阅读大宋桃花使第322节 痛快淋 漓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大宋桃花使第322节 痛快淋 漓并对大宋桃花使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