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风流记(艳说大唐)

第228章磨刀堂前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小乔流水 本章:第228章磨刀堂前

    “阀主决定的事,谁人可以更改?”宋智叹息一声。www.XiangcunXiaoshuo.Org乡村小说网相比宋鲁,主战的宋智更希望宋缺能接受杨子,甚至希望宋玉致能嫁给杨子,那么这样的联盟就更加牢固,杨子的势力在东海、梁都一带,四面均是敌人,但也因此更加的善战,宋阀不缺粮草不缺兵员,更连接江海,水运便利,若是和杨子连成一线,整个南方必定成为宋阀和杨子的囊中之物,届时长江以南皆是宋杨两家的天下,成为连李阀都无法抗衡的大势力,等到南方稳固,以南统北,驱逐胡人,一统江山,就算到时候皇帝之位给杨子来坐,那宋缺也是太上皇的存在,宋阀的势力也将达到从未有过的顶点,可惜阀主的心意,捉摸不透啊!

    宋鲁虽然是主和派,却也不希望阀主真的杀掉杨子。

    宋玉致心焦如焚,道:“那怎么办?要不我去请我姐来?”

    宋智苦笑道:“玉华也劝不动阀主的。”瞧了杨子一眼,道:“阀主试你的刀法是必然的事。问题是他会不会下手杀你。照惯例给他把名字刻在磨刀石的人,最终都会命丧于他刀下,只希望这次会例外。”

    杨子浑然不在意的笑道:“可放心吧,未来岳父杀不了我的,我妖刀之名,难道是浪得虚名的么?”

    众人见他信心十足,心中的忧虑不禁略微减轻。

    来到内院,一道横越池塘花圃的曲廊前,宋玉致、宋鲁宋智均是止步不前,嘱咐了杨子一番,三人便在外面等候,杨子拍了拍一脸担忧的宋玉致小脸蛋,温言道:“我的小玉致,你就放一百个心吧,未来岳父刀法虽然高明,我打他不过,自会逃跑,绝不跟他纠缠,我还要留着宝贵的小命跟我的小玉致拜天地入洞房呢!”

    宋鲁宋智均在一旁,见杨子没皮没臊的说出这等话语,均是尴尬不已,宋玉致面红过耳,羞得浑身燥热,什么话都不敢说,眼瞧着他沿廊前行,渐渐走远。芳心忐忑,心神不宁的在旁边的亭子里坐了下来。

    ……

    曲廊尽头是座六角石亭,恰是池塘的中心点,被石桥连接往环绕庭院一周的回廊处。杨子放眼四方,绿荫遍园,步移景异,意境奇特,不禁赞叹。

    石桥通往另一进口,隐见其中是另一个空间,古树参天,茂密硕壮,生气勃勃。杨子穿过石亭,过桥登廊,通过第二重的院门,眼前豁然开阔,尽端处是一座宏伟五开间的木构建筑,一株高达十数丈的槐树在庭院中心气象万千,像罗伞般把建筑物和庭院遮盖,在阳光照耀下绿荫遍地,与主建筑浑成一体,互相衬托成参差巍峨之状,构成一幅充满诗意的画面。

    杨子大感畅快,绕槐树一圈缓行欣赏个够后,这才缓步登上有牌匾刻上“磨刀堂”三字的建筑物的白石台阶。

    磨刀堂偌大的空间里,一人背门立于堂心,身上不见任何兵器,体型像标枪般挺立,身披青蓝色垂地长袍,屹然雄伟如山,乌黑的头发在头顶上以红中绕扎成髻,两手负后,未见五官轮廓已自有股不可一世,睥睨天下的气概。

    两边墙上,各挂有十多把造型各异的宝刀,向门的另一端靠墙处放有一方像石笋般形状,黝黑光润,高及人身的巨石,为磨刀堂本已奇特的气氛,更添加另一种难以形容的意味。

    杨子暗自嘀咕了一声:“怎的古代人总喜欢把两只手放在背后,仰首望天,装作一副高深莫测的高人模样?”

    腹诽了一通未来岳丈,杨子抱拳施礼:“晚辈杨子,拜见阀主。”

    宋缺缓缓转过身来,那是一张没有半点瑕疵的英俊脸庞,浓中见清的双眉下嵌有一对像宝石般闪亮生辉,神采飞扬的眼睛,宽广的额头显示出超越常人的智慧,沉静中隐带一股能打动任何人的忧郁表情,但又使人感到那感情深邃得难以捉摸。

    虽是两鬓添霜,却没有丝毫衰老之态,反给他增添高门大阀的贵族气派,儒者学人的风度。又令人望而生畏,高不可攀。配合他那均匀优美的身型和渊亭岳峙的体态,确有不可一世顶尖高手的醉人风范。

    尤其是他精如光电的目光,给他目光扫过,似是有一种什么事都瞒不过他的感觉。

    杨子来自未来世界,见识广博,从未将任何人真正的当做对手,即便是李世民也不例外,但此时此刻,杨子却是对宋缺生出一种莫名的忌惮,站在他对面的宋缺,不但拥有一种绝顶高手的慑人风范,更有一种睥睨天下的霸主之威,就是这种气势,让他感觉有了竞争对手的味道,甚至自然而然的散发出令人臣服于他的心意。

    “好厉害的气势!”杨子讶然自语。

    宋缺仰首望往屋梁,淡然自若道:“自晋愍帝被匈奴刘曜俘虏,西晋覆亡,天下陷于四分五裂之局,自此胡人肆虐,至隋文帝开皇九年灭陈,天下重归一统,其间二百七十余年,邪人当道,乱我汉室正统。隋室立国虽仅三十八年,到杨广为宇文化及弑于扬州而止,时间虽短,却开启了盛世的雏形,现今不论谁能一统天下,均可大有作为。”目光再落在杨子脸上,冷哼道:“唐王可知杨坚因何能得天下?”

    杨子自然知道杨坚建立隋朝的前因后果,心忖若是能卖弄一番,得到宋缺的认可,说不定就不必打生打死,也免得小玉致担心。

    沉吟片刻,杨子道:“文帝杨坚的父亲当年是北周的随国公,后来杨坚继承了父亲杨忠的爵位,他一直处在掌握权力的高层地位上,虽说当初北周的皇帝对他存有戒心,但杨坚左右逢源,最终靠着北周的末代皇帝年纪幼小,制衡不了他,掌握了天下,随后当上了皇帝,建立了大隋江山,杨坚雄才大略,不但统一了中原,结束了中原长期混乱的局面,还征服周边异族,迅速强大繁荣,他在政治、经济等制度方螟行了一系列的改革。在中央实行三省六部制,将地方的州、郡、县制改为州、县两级制,地方官吏概由中央任免,由此巩固了中央集权。之后简化地方官制,修订开皇律,改革货币,设置粮仓,推行均田制,一系列的政令措施,使得大隋成为我们汉人的天下,重现大汉的辉煌,他是我们汉人的英雄。”

    其实,杨坚的确是个雄才伟略之人,杨子也刻意的颂扬了一番,因为他知道,宋缺是个民族主义者,这话,他肯定爱听。

    果然,宋缺连连点头,仰天长笑,道:“说得好,当时北周幼帝继位,杨坚大权在握,古来得天下之易,未有如杨坚者也。杨坚自辅政开始至篡位建立隋朝,首尾只是区区十个月,成事之速,古今未见。”又微笑道:“杨子你可知杨坚因何能这么快成不朽之大业?”

    杨子洒然一笑,道:“敌手无能,北周君威未立,杨坚方可乘时挟势而起。”

    宋缺点头道:“所言甚是,只是漏去最重要的一点,那就是汉统重兴。”说罢露出索的神情,举步负手,踱步而行,经过杨子左侧,到杨子身后五步许处挺立不动,目光射出深刻的感情,凝注在庭院的槐树处,油然道:“北魏之所以能统一北方,皆因鲜卑胡人勇武善战,汉人根本不是对手。但自胡人乱我中土,我大汉的有志之土,在生死存亡的威胁下,均知不自强便难以自保,转而崇尚武风,一洗汉武帝以来尊儒修文的颓态。到北周未年,军中将领都以汉人为主,杨坚便是世代掌握兵权的大将,可知杨坚之所以能登上皇座,实是汉人势力复起的必然成果。”

    杨子深以为然,忽然道:“阀主对晚辈在梁都和东海郡推行的举措如何看?”

    宋缺眼中光芒一闪,道:“敢想敢为,有开创盛世之才能,你是我宋缺最看重的人才,李世民擅于治国,但我看,你强过他十倍。”

    杨子错愕,他没想到宋缺居然能说出这种话,这实在太匪夷所思了,强过李世民十倍?!我的天,我有那么牛b吗?

    谁知宋缺转口又道:“然而,你顶多也就只有济世辅国之才,却无争天下的本钱。”

    杨子愣了一下,心中顿时不服,道:“阀主此言未免太过了。我和李世民逐鹿中原,但鹿死谁手,还未可知,阀主的结论下得太早。”

    宋缺哑然失笑,道:“你可知李阀已经和巴蜀诸雄达成协议,假若李家能攻陷洛阳,以解戟首的巴蜀就会归降李家,那时南方将因李家得巴蜀而无长江之险可守,只要有足够舟船战舰,李家大军将顺流西下,到时谁可力抗?”

    杨子倒吸一口凉气,皱眉道:“阀主这个消息从何而来?”

    李阀攻下洛阳,巴蜀就归顺,长江以南就真的无险可守了,而杨子最清楚王世充的能耐,纵有坚固若洛阳的大城,亦远非李世民的对手,难道这一仗,真的要输?

    宋缺叹道:“消息来源确实无误,可惜,你若是早一年拥有如今的根基,宋某定会全力助你,更会通过独尊堡解辉令巴蜀站在你这边,可惜眼下形势已经成为定局,纵使东海郡、梁都彭城有多么繁荣,都是无用,因为你争霸的时机太晚了,今天除非你在磨刀石前立誓退出这场争天下的纷争,否则你今天体想能活著离开磨刀堂。”

    在宋缺的心中,李世民虽然有胡人血统,但追源溯流,仍可视作汉人,同时,宋缺也认为李阀夺得天下的机会非常大,那样,中原的老百姓所受的苦也就会少一些,既是如此,何不就把天下让给李阀呢?

    “哈哈哈哈……”杨子忽然仰天大笑起来。

    宋缺浓眉一皱,道:“你笑什么?”

( 大唐风流记(艳说大唐) http://www.xcxs3.com/0/312/ ) 移动版阅读m.xcxs3.com


如果您喜欢,请把《大唐风流记(艳说大唐)》,方便以后阅读大唐风流记(艳说大唐)第228章磨刀堂前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大唐风流记(艳说大唐)第228章磨刀堂前并对大唐风流记(艳说大唐)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